邢建榕

聂氏家族与恒丰纱厂----老上海企业漫谈之三
发布时间:2014-02-04    文章分类:上海史研究   

聂其杰(云台)

在上海的豪门望族中,聂氏家族算得上是出类拔萃的一族了,聂家的中坚人物聂缉椝曾在上海做相当于上海市长的道台,后来感于官场险恶,立下规矩:“聂家子孙再也不要做官。”此话一出,造就了近代上海纺织业的一段辉煌。在如今的许昌路、杨树浦路、辽阳路和霍山路一带,都还能随处发现聂家以前的企业和他们的居所,一些当地的老工人、老街坊们也依稀记得起点点滴滴的陈年旧事。坐落在杨树浦华盛路3号聂家的骨干企业恒丰纱厂(解放后改为第三丝织厂,后来又数度改名),老厂房都还完整地保存着,无疑是本世纪初最大的私营棉纺厂,聂缉椝的三公子聂云台(其杰)就是靠着恒丰纱厂的名声,坐上了上海总商会会长的位子。

恒丰纱厂的原址是上李鸿章领导创办的上海机器织布局,是中国第一家官商合办的规模最大的近代化纺织厂,谁知两年后一场大火将厂子烧得精光,聂缉椝那时在上海做道台,就帮着李鸿章、盛宣怀他们善后,一年后重建了纺织厂,改名华新纺织总局,这家厂规模、设备和人员都在中国遥遥领先,也是官商合办性质,聂家在企业内附了不少股份,有过赚钱的年头,但也常常亏损,盛宣怀当时说:“上海华洋商人,皆聚于杨树浦一隅,互相倾轧,无不亏本。”实际情况当然不止这些,杨树浦纱厂多、竞争激烈固然是一个因素,家厂不分、管理混乱则是根本原因。

直到1905年,由聂家三公子聂云台出任总经理后,情况才有了根本性的好转,纱厂开始连年盈利,使聂家有了实力可连年购买该厂的股票。到了1909年,聂家将整个厂子盘下,尽管此举是借了不少钱,但毕竟厂子成了聂家的独资企业,于是原先的华新纺织新局就改成了恒丰纺织新局即恒丰纱厂。

聂虽未像穆藕初那样受过高等教育,留过洋,但由于长期随父居住上海,很早便接触到各种西学知识,耳濡目染,刻苦钻研,通过自学,也掌握了近代纺织工业所需要的专门知识,且富有实践经验,“投身入车间,努力研究技术,先从动力传动入手,渐渐得到纺织之原理”。1912年时,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电气处为推广营业,奖励各厂使用电气动力,并廉价出售马达,聂云台看准时机断然决定采用电动机,使恒丰成为华资纺织厂采用电气动力的第一家。工部局为表彰他的带头精神,特批准恒丰用电价格打九折,以利推广。

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上海的民族工业有了大发展,纺织业更是迎来了黄金时代。最难得的是,聂云台接手恒丰厂后,即表现出与父辈绅商们衙门式办企业截然不同的价值观念和经营作风,首先废除纱厂中盛行的工头制,同时他十分注意技术创新和经营管理之道,吸收国外先进经验。聂云台为此进行了一系列的制度改革和技术革新,主要是引进先进技术,培训技术人员,甚至将许多技术人员送至国外培训。当时报纸称赞他:“以恒丰纱厂之余利,设免费学额奖励士子留学。亦大教育家大慈善家也。”1917年聂云台与黄炎培等人发起成立了中华职业教育社,任临时干事之职。聂在厂内办技术培训班,共8期,请外籍专家讲授新技术、新方法,还与南通一家工业学校联手,培养技术工人,被他送出国培养深造的前后有数十人。这些早期受训的纺织界技术人才,许多人后来成了纺织界的精英和领导干部。

在纱厂最兴旺发达的时候,拥有4.44万枚纺锭,3046名职工,电力动力总量达219.8万瓦,每年出产棉纱3.78万包,棉布30.3万匹,资本额达108万两。这在当时,已是了不得的家当了,因为华新纺织新局开办时才45万两资本,而荣氏家族的申新纱厂那时才刚刚起步。可以想见,随着恒丰纱厂的利润逐年增加,聂云台自然水涨船高,号称“纺织界泰斗”,又四处出击,发起创办华商纱厂联合会、上海纱布交易所、大中华纱厂、华丰纺织厂、中国铁工厂等等,不是担任会长就是常务理事,成为上海实业界首屈一指的人物。

19208月,上海总商会改选,42岁的聂云台被推选为上海总商会会长。这时的上海总商会不仅是一个商人自行发起的经济组织,而是蜕变为一个积极参与社会变革的政治组织了,聂云台的当选,则是近代上海新兴商人开始登上历史舞台的标志。他踌躇满志,频频在各种场合出头露面,发表谈话,说:“人类处世,历一时代有一时代相应之生活,”要把握住今后三十年中“新思潮发展”的历史契机,振奋精神,奋起直追,不要再错失时机。

可是好景不长。1923年后,因外国资本卷土重来,恒丰纱厂遭受危机,生产陷入低谷,加上聂家在其他企业的排场铺得太大,致使聂家企业困难重重,光一个大中华纱厂就损失将近200万两。聂云台又乐善好施,当时去法国勤工俭学的人中,就有好几位得到他的资助,蔡和森就从聂家获得数千元赞助。由于资金链的断裂,聂云台在工商界和家族中的地位大为降低,他的总商会会长职位也被他人取代。聂云台不得不退居幕后,虽担任董事长一职,恒丰纱厂的实际经营权移交到六弟聂潞生手里。聂潞生不负重望,经营颇有起色,1925年该厂资本达规银108万两,1929年达到150多万两,1933年有纱锭55152枚,布机612台,工人3995人。聂潞生以盈利建立了恒丰三厂,该厂设计新颖,装有空调设备,在当时堪称一流。恒丰纱厂的商标品牌有云鹤、富贵、马、牛和老人等。恒丰纱厂是个家族式的大企业,聂家不少人都在厂里工作,最好笑的是聂家近百口人,都聚居在离厂不远的辽阳路花园住宅里,迄今那中西合璧的五幢红砖房子保存完好,只是变成了七十二家房客的模样。

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有,有人见财眼开,就挖空心思来敲他们的竹杠,有一帮白相人以大亨张啸林出面,以淞沪警备司令部为靠山,闹上法庭,结果聂潞生应付自如,使事情不了了之,可见聂氏家族的确长袖善舞。抗战爆发后,恒丰各厂均被日军占据,成为日本军营工厂。在日军的淫威下,恒丰纱厂被迫与日本大康纱厂合组恒丰纺织株式会社,中日资本各半,总额为500万日元。该厂主要生产军毯和军袜。1945年恒丰纱厂被国民党政府接收,后仍发还聂家经营,这时的聂云台因为战时与日本人的这段关系,有口难言,遂将企业交独生子聂光坤打理。聂光坤一直经营着这家家族企业,直到1949年后公私合营。公私合营后,恒丰纱厂改为丝织厂,聂光坤从棉纺织专家变成了丝织专家,仍旧担任经理,同时还翻译出版了一些相关著作。

(邢建榕)

 



2008 ©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