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邮船“阿波丸”之谜(附图)
 


“阿波丸”沉船上的船钟
1976年至1980年的4年间,交通部上海海上救助打捞局曾承担了一项举世瞩目的重大打捞工程,即后来被称之为新中国的第一次“水下捞宝”工程。这就是对沉没在我国福建沿海平潭海域达30余年的日本籍万吨级远洋邮轮“阿波丸”的打捞。
这项打捞工程虽然已过去20余年,但某些新闻媒体仍然兴趣不减当年,常旧事重提,甚至认为还有一些未解之谜。据说,其间还涉及“北京猿人”头盖骨被盗、流失国外后的下落问题等等。
美国潜艇击沉“阿波丸”
“阿波丸”是日本邮船株式会社于20世纪40年代初建造的一艘远洋邮轮。其姐妹船有“箱根丸”等(说来也巧,“箱根丸”亦沉在中国福建沿海海域,且距“阿波丸”不远)。“阿波丸”船长154.9米,宽202米,深12.6米,总吨位11249.4吨,主机功率5880千瓦(7590匹马力)。



“阿波丸”邮船
1945年初,“阿波丸”即被日本军队征用,用作救济运输船。为避人耳目,“阿波丸”悬挂象征和平的绿十字旗,并在船体两侧油漆上巨大醒目的绿十字标志,以掩盖其为侵略战争服务的真实用途。是年3月28日,“阿波丸”在新加坡装载了从东南亚一带撤退的包括大批日本军人在内的近2000人(连同船员共计2004人)和掠夺来的数千吨橡胶、锡锭等战略物资(另据外界传闻,该轮还秘密装有掠夺来的40吨黄金金锭),启航驶回日本。4月1日午夜时分,“阿波丸”航行至我国福建省牛山岛以东海域,被正在该处海域巡航的美军潜艇“皇后鱼号”发现追踪,并发射数枚鱼雷击中,3分钟后即迅速沉没。除三等厨师下田勘太郎一人因起床解手,船沉时,被“皇后鱼号”潜艇发现救起外,全部乘客和其他船员以及在驾驶台、机舱当值的人员全部葬身海底。死亡人数达2003人,超过了“泰坦尼克”号冰海沉船,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海难事件,引起国际社会的巨大震惊。为此,“皇后鱼号”潜艇的艇长事后受到美国军事法庭的审判,下田勘太郎则作为唯一生还的受害者出庭作证。这都是本文题外之事,略过不提。
中央决定打捞“阿波丸”
1976年7月28日至8月2日,交通部和海军在青岛召开海上援救工作联席会议期间,曾议论过“阿波丸”沉船问题,交谈了实施打捞的可能性,但因与会议主题不符,此事未能列入会议议程。事后,海军方面就打捞“阿波丸”沉船一事向中央和国务院写了专题报告。
自祖国大陆停止对金门等岛屿的炮击后,台湾海峡海域基本上是受台湾当局的海军所控制。当时大陆的民用船舶要通过台湾海峡,往往集结成一定数量的船队后,由我方海军军舰武装掩护、并经灯火管制后夜航通过。而大型沿海船舶则采取绕道台湾省以东公海航行的办法。“阿波丸”沉船沉没的地点在牛山岛以东海域,距台湾当局占领的乌丘屿近在咫尺。在这个十分敏感的海域要展开大规模的打捞施工,势必会惊动台湾当局。一旦“水下捞宝”的消息泄露,是否会引起台湾当局的军事干涉和武装抢掠?如何防范?这是十分棘手的问题。
1977年1月13日,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作出决定,由福州军区统一指挥,交通部和海军一起组织力量,对“阿波丸”沉船进行打捞。决定还对施工期间的军事掩护问题作了原则的部署。据说当时由于陆、海、空军在福建地区的调动、集结,曾引起国外和台湾当局的猜测和不安,这自然是难免的。为了保密,决定给该工程取代号为“7713工程”(按当时习惯,一般应取代号为77113,但为了顺口,才减少一位数)。同时,根据中央的决定,迅速成立了有福州部队司令员朱绍清、交通部部长叶飞、交通部副部长彭德清、海军副司令员刘道生等组成的7713工程领导小组,并召开了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以后领导小组会议每年召开一次。笔者有幸成为以后各次领导小组会议的会务组成员,十分荣幸地接触到这些高级首长,并感受到他们严肃认真、踏实细致的工作作风。
遵照交通部的要求,上海救捞局全局动员,全力以赴参加了这一打捞工程。1977年3月3日,交通部向国务院上报了由上海救捞局起草的《勘测打捞“阿波丸”沉船方案》,获得同意。由于“阿波丸”沉没己达30余年,又无确切的船位,要打捞必须先在茫茫大海深处找到它。3月10日,由海军福建基地(包括平潭水警区)和上海救捞局共同派员组成社会调查组,在平潭县政府的大力协助下,走访了许多熟悉海域情况的老渔民,收集了大量的沉船资料,又在3、4月间,由海军舰艇、平潭县海船和上海救捞局拖轮,对沉船所在海区进行了8次实地扫测,找到了沉船的疑位。5月1日,上海救捞局的“沪救捞3”、“沪救捞7”号轮在海军舰艇护卫下,进入沉船疑位现场进行潜水探摸,摸到了沉船的一根桅杆和部分船体。经进一步勘测后,发现沉船已断成两段,前段长44.7米,后段长107.8米,埋入海底泥中9至11米,该处水深在60至69米不等。
奋战四年捞起
l977年5月,打捞“阿波丸”沉船工程以“清除牛山渔场水下障碍物,保障海上渔业捕捞作业生产安全”的名义正式开工。开工前,由上海救捞局领导、机关干部和海军防救部队官兵联合组成的工程指挥部也进驻平潭岛。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一个大规模的打捞工程,当然需要大量的先期投入资金。根据国家财政部的要求,交通部指示上海救捞局编制一份该工程民用部分(属军费开支的除外)的经费预算计划。谁知一番周折后,预算计划编制任务竟落到我们的肩上。为了圆满地完成任务,我走访了一些主要承担协作项目的单位,作了认真的调查研究,用了约半个月的时间,重新编制了一份总额为2000万的工程经费预算计划。这与后来实际所花费的相差无几。
打捞工程开始后,由于有关领导催促得紧,施工一度显得有些急躁,出现了对现场气候、海况(海流、流速)等困难估计不足而急于求成、想一口气挖个大金娃娃的不正常情绪。结果,第一年施工效果很不理想。
第二次工程领导小组会议在认真总结了1977年施工的经验教训后,对第二年的施工作出了比较切合实际的调整,调整了施工的目标、方案、方法,调整了工程指挥部的领导班子,加强了现场作业调度、思想教育、后勤保障等各方面的工作,以确保打捞现场施工作业的顺利进行。在以后的1978年至1980年三年的季节性(每年3月底至9月中旬)施工中,工程逐年取得重大进展。1980年,海军“J503”号舰的指战员完成了拆解沉船首段的任务,穿引了船底4道共14根千斤钢缆,上海救捞局的“大力号”海上自航浮吊船将首段一举吊浮,并拖抵平潭岛娘宫锚地搁上浅滩。至此,整个打捞“阿波丸”沉船工程宣告完成。其间,在工程取得重大进展的1978年7月,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还向创造显著成绩的上海救捞局等单位发了贺电。
后三年的季节性施工,潜水深度逐年增加,由60米直至69米,潜水人次分别达到3290、4977、3138人次,水下作业的时间分别为97966、125850、75447分钟。由于及时调整了潜水作业的减压方案,潜水减压病发病率分别降至0.57%、0.30%、016%,三年中无一例重大潜水作业事故。由于该工程的进行,使我国的深潜水医学研究获得极佳的实践机遇并取得重大成果。这是“阿波丸”打捞工程的一大意外成就。更重要的则是锻炼了我国救捞队伍的整整一代人,使技术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尽管其中的大多数人现在已退休,但通过该工程获得的施工技术经验则成为我国打捞事业的一笔宝贵的财富。
由于打捞“阿波丸”工程的进行,也使中国的潜水装备工业有了产品质量检验、改进提高的极难得的实践机遇,不但使原有产品的质量有了新的提高,还诞生了一批新的深潜水装备装具,使中国的潜水装备工业有了重大的发展,这是该工程的又一附带成果。
由于采用了水下爆破、水下电割等新工艺、新施工方法,后三年的施工实际捞起橡胶、锡锭等货物分别为2411.8645吨、2472.681吨、415.925吨。整个工程总计捞起货物达5417.947吨,其中的锡锭更具经济价值,后来在国际市场出售后换回的外汇,给整个工程带来较大的经济效益,超过了整个工程的经费支出。
“阿波丸”沉船打捞施工,有强大的陆、海、空军周密的安全护卫,台湾海峡的船舶航行安全得到了充分保障,所有船舶安全自由地往来于台湾海峡航线,使原先绕道台湾省以东公海航线的船舶也改走了台湾海峡,不但大大缩短了航线踞离和航行时间,也大大减少了燃油的消耗,节省了航行运输成本。这是打捞“阿波丸”工程的又一预想外的重大收获。
40吨黄金成了一个谜
诚然,仅从“水下捞宝”的角度看,打捞“阿波丸”工程确实没有达到预期目的。
为了寻找“阿波丸”秘密载有的40吨黄金,上海救捞局的“沪救捞3”、“沪救捞51”号船不但把沉船主甲板以上3层建筑全部解体打捞出水,而且把沉船中部7层舱货板也彻底揭开。潜水员在60至69米水下的5个货舱中,采用搬、撬、冲、吸、吊等办怯,把所有分散的少量货物也??捞起。潜水员还在沉船首段锚链舱、中部驾驶台部位的上下七层反复探摸,用抓斗从后段4、5、6舱吊捞起全部余货,又仔细地进行了清舱,但均未发现传说中的黄金,不免令人失望,至今成了一个难解之谜。
这个40吨黄金之谜以及近年来传说纷纭的“北京猿人”头盖骨之谜(据说,“阿波丸”上曾载有中国猿人头盖骨)的彻底揭开,当然有待于日本政府。至于日方是否会给世人一个交代,这同样又是一个谜,因为这不仅关系到中美两国人民的利益,而且还关系到死去的2003个日本国民的后裔和东南亚各国人民的利益。
在“阿波丸”打捞作业中,全体救捞职工特别是潜水员,不怕苦、不怕脏、不怕臭,精心打捞、冲洗、消毒、整理和保管“阿波丸”沉船死难者的遗骨和遗物,共捞起遗骨370具和私人遗物218项计1683件。
中国政府本着中日友好和人道主义精神,先后于1979年7月、1980年1月和1981年4月,在上海以中国红十字会和中国上海海难救助打捞公司的名义,分三批向日本方面移交了捞起的死难者遗骨和遗物。对此,日方深表感谢。日本政府代表、厚生省大臣桥本龙太郎在1979年7月4日的交接仪式上说:“我们将永远铭记贵国所采取的人道主义精神,坚信这对日中两国的友好亲善将起着桥梁作用。”
(树人摘自《上海滩》作者:杰锋)
 
2008-02-27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