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风的三次平反
 
1986年1月15日上午9时,胡风同志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礼堂举行。礼堂前大凉棚下挂满了挽联,前来参加追悼会的大小客车络绎不绝。诗人、文艺理论家胡风于1985年6月8日逝世,为什么经过七个多月时间才举行追悼会?为什么其平反却要历经三次(1980、1986、1988年),才最终彻底平反呢?可见这一笔何其之重。
   1979年1月,结束了25年牢狱之灾的胡风,被接到成都住下,恢复了自由。1980年3月,又由成都转到北京治病,先住北京友谊医院,后住进北医三院。
   与此同时,海内外传媒对胡案平反均投以关注的目光。1980年9月22日,“文革”后复出仍为文艺界领导人的周扬,奉命来到胡风病榻前,对胡风说:“我代表组织来看望你,向你报喜!50年代对你的批判是错误的,责任由中央来承担。这些年,你受了一些苦。我的问题已经解决了,现在,你的问题也解决了。你要安下心来养病。”接着,这两位在中国文坛打了几十年交道的老对手寒暄了一阵,周扬又说:“我们是50年的老朋友了,对你我是很佩服的,我没有什么本事,但我一直是跟党走的……现在有一种倾向,凡是死了的,凡是平了反的,过去都是对的、正确的,这恐怕也不是实事求是……”
   这就是说,周扬带来的中央平反文件,是对所谓“胡风反革命集团”予以平反,而对诸如“胡风的文艺思想和主张有许多是错误的,是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胡风等少数同志的结合带有小集团性质,进行过抵制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损害革命文艺界团结的宗派活动”,还有胡风在20年代担任所谓“反动职务”,写过“反共文章”,“进行反革命宣传鼓动”等政治历史”问题”则予以保留。对于这些被保留的莫须有的论断,胡风自然不能接受,当时他没有在平反文件上签字。
但胡风在众多友人的劝说下,尤其是考虑到这么多年来,数以千计的无辜牵连受害者急待平反的情势,决定不再坚持。为了受难的朋友,也不忍坚持。
1980年9月29日,中共中央发出76号文件,指出:“‘胡风反革命集团’一案,是当时的历史条件下,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将有错误言论、宗派活动的一些同志定为反革命分子、反革命集团的错案。中央决定,予以平反。”
   ??这便是1980年胡案的第一次、还带着尾巴的平反。
   自由后的胡风,一旦病愈就抓紧笔杆,留下了一笔珍贵的文学财富。1985年3月,胡风写了最后一篇公开发表的短文《我为什么写作》,4月间确诊患晚期贲门癌。而1980年平反时留下的尾巴还没有解决。6月8日胡风于北京逝世,享年83岁。由于胡风家人对文化部拟定的悼词表示异议,追悼会不得不无限期推延,而胡风遗体也不得不冷藏在友谊医院太平间里等待。悼词风波,只能从胡风挚友聂绀弩见诸报端的《悼胡风》一诗中觅得点滴消息:“死无青蝇为吊客,尸藏太平冰箱里。心胸肝胆齐坚冰,从此天风呼不起。”这年四月,经中央书记处批准,公安部发出[85]公二字50号文件,正式撤消了1980年第一次平反文件中对胡风“历史问题”的不实之词。据此,有争议内容的悼词经反复修改,终于获得胡风家人的认可。
次年1月初,胡风追悼会终于举行,从全国各地来北京参加胡风追悼会的、当年被打成“胡风集团”的成员有:上海的贾植芳、任敏、耿庸、王戎、何满子,南京的欧阳庄、化铁、华田,安徽的张禹,宁夏的罗飞,广东的朱谷怀夫妇,宁波的孙钿,西安的胡征,武汉的曾卓等。
   追悼会由全国政协副主席杨静仁主持。参加追悼会的最高领导人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习仲勋。送花圈的有全国政协主席邓颖超、中央政治局委员胡乔木、中央书记处书记邓力群等,花圈摆满了礼堂的两侧。文学界著名人士艾青、曹禺、萧军、陈荒煤、王朝闻、冯牧、唐达成、韦君宜等,及胡风生前友好数百人参加了追悼会。
   文化部部长朱穆之致悼词:胡风同志的一生,是追求光明、要求进步的一生,是热爱祖国,热爱人民并努力为文艺事业作出贡献的一生。在受错误处理期间,他对党抱着坚定的信念,写下了大量诗文。平反后,他更加焕发革命青春,对未来充满信心,继续坚持写作,赞颂党在新时期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并回忆和记录了许多重要文艺史实……无论如何,胡风同志对于发展我国革命文艺事业的功绩,应当给予肯定;胡风同志在任何条件下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始终抱着坚定的信念,值得我们学习。
   ??这便是胡案1986年的第二次平反,仍未彻底的平反。
1988年6月18日,经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讨论, 中央办公厅发出(1988)16号文件,决定对l980年为胡风平反的文件作几处重要补正:
   一、对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指责胡风将关于共产主义世界观、工农兵生活、思想改造、民族形式、题材等五个问题,说成是“五把刀子”,予以撒消。理由:这是胡风在特定环境下的一种说法,应和他的总体思想联系一起考虑,如此指责不符合他的本意。 
   二、对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严厉指责胡风和一些人的结合带有小集团性质,进行过抵制党对文艺工作的领导,损害革命文艺界团结的宗派活动,予以撤消。理由:文艺界的宗派问题历史情况极为复杂,涉及面广,牵涉人员也多,不宜简单下结论。从胡风的一生总体来看,在政治上他是拥护党中央的。对历史问题应本着宜粗不宜细的精神。
   三、对1980年平反文件中保留的、指责胡风的文艺思想和主张有许多是错误的,是小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和唯心主义世界观的表现,予以撒消。理由:这类问题完全可以按照宪法关于学术自由、批评自由的规定和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让人们通过文艺批评进行正常的讨论,不必在中央文件中作出决断。
   ??这便是胡案1988年的第三次平反。
至此,胡案历时八年,先后三次才从政治上、历史上、文艺思想及文学活动上,获得全面彻底的平反。距1955年错立此案已有33年之久,离胡风逝世也有三个年头了,八年里三易结论,为平反史所罕见。
(陈慧涵摘自《党史信息报》作者:周正章)
 
2008-02-28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