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爱丽舍宫与中南海的橄榄枝----中法建交过程中的三次重要“握手”
 

连接爱丽舍宫与中南海的橄榄枝----中法建交过程中的三次重要“握手”

 

50年前的127日,中法两国同时在北京和巴黎发表了简短的联合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法兰西共和国政府一致决定建立外交关系。两国政府商定在三个月内任命大使。”寥寥数十字,掀开了中法友好50年的序幕,也架起了新中国与西方大国交往的桥梁。50年后,以现代的眼光看待中法建交这段特殊的历程,也许在中法交往的历史上只是一瞬间,但为中法两国人们带来的启示却是久远的。

握手伯尔尼:破土的绿橄榄

作为瑞士的首都,伯尔尼是一个只有10多万人口的小城市,远没有苏黎世和日内瓦的热闹和繁华,这里狭窄的街道、悠静的氛围,恰恰为中法之间第一次正式接触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也就是从这次“握手”开始,中法双方开展了广泛的接触。

1954622,正在出席日内瓦会议的周恩来总理,趁会议休会期间,秘密来到伯尔尼。10天前,周总理曾受瑞士方面邀请访问这里。但再度造访,是应邀会见一个重要的客人----法兰西新上任的总理孟戴斯·弗朗斯。而他们会晤的主题,也是日内瓦会议的主题――结束印支战争。

周恩来总理出席日内瓦会议

考虑到孟戴斯·弗朗斯刚上任三天就提出要会见周恩来总理,且态度鲜明地提出要结束印度支那战争,周总理也有和他会晤的意思,而且还特意更改了行程。621日,周恩来总理在下榻的日内瓦万花岭别墅宴请了出席日内瓦会议的越南、老挝和柬埔寨的代表,建议他们应该与孟戴斯·弗朗斯积极接触。

622,周恩来总理又在万花岭别墅接见法国驻瑞士大使让·肖维尔,就这次会晤的安排问题交换意见。肖维尔提出希望中方考虑法方新政府的微妙处境,此次会晤务必要保密,这同样是中国方面极为重视的问题。

周恩来总理曾下榻的日内瓦万花岭别墅

双方考虑到日内瓦太过繁华、喧嚣,而且各国的间谍云集,所以日内瓦显然不是会晤的上佳地点。法方曾提议将会晤地点改到法国境内。但因为两国还没有任何外交关系,周恩来总理明确反对。最后,双方确定在幽静的瑞士伯尔尼会晤,具体地点就定在法国驻瑞士大使馆。

23日下午,周恩来一行乘车抵达伯尔尼的法国驻瑞士大使馆,受到法国总理兼外长孟戴斯·弗朗斯、驻瑞士大使肖维尔的热烈欢迎。这次会晤,尽管是秘密进行的,但也算是中法两国总理在历史上的第一次会面。周恩来一开始就用法语说话,使得这次会晤不仅显得友善亲切,还使周恩来在会谈中处于一种十分有利的地位。

尽管双方都带着翻译,但由于周恩来总理早年曾在法国留学,精通法语,所以中法两国总理一开始就用法语交流,使得这次会晤的氛围一下就变得轻松、友善。

19546月周恩来总理会见法国新总理孟戴斯·弗朗斯

孟戴斯·弗朗斯高兴地表示:“我对这次会见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迅速实现感到特别高兴,并对总理先生为此推迟了访问印度的行期表示感谢。”周恩来说:“我也很高兴在短期回国之前得以见到法国总理兼外长。相信两国领导人早日见面,交换意见,对推进在日内瓦召开的会议是有好处的。”

会晤进展十分顺利,两国总理就结束印度支那战争问题坦诚交换了看法,孟戴斯·弗朗斯十分同意周恩来的主张,并希望周恩来能够利用其影响力来推动法越的谈判。

后来,孟戴斯·弗朗斯回忆说:“周恩来是我所见过的最聪明的人,具有世界级政治家的胸襟与才能,有你所能想象的敏捷和妥切的思虑。”周恩来对孟戴斯·弗朗斯也有同样的好感说:“孟戴斯·弗朗斯对政治很熟悉,是一个可以信赖的朋友。”

在周恩来的斡旋下,日内瓦会议也取得了积极成果,720日,法国与印支三国正式签订了停战协议,与会各国达成了令人满意的成果,日内瓦的气氛也一下子轻松起来。周恩来当天下午还出席了孟戴斯·弗朗斯的宴请,两人甚至轻松地谈起了瑞士法语和法国法语的区别。

就是在这样的轻松氛围之下,孟戴斯·弗朗斯对周恩来郑重提出:法中两国关系应该得到改善。面对法国领导人伸出的橄榄枝,周恩来给予了积极的回应,他盛情表示第二天要为孟戴斯·弗朗斯饯行,并祝愿中法关系在新的友好基础上得到发展。

周恩来总理会见法国新总理孟戴斯·弗朗斯

正是周恩来与孟戴斯·弗朗斯的第一次“握手”,中法两国在经济、文化领域有了多层次的交流。1954年“十一”国庆前,周恩来曾指示中国驻外使馆致函法国各驻外大使,邀请他们出席中国驻外使馆举行的国庆招待会,但由于当时的政治环境,法国方面并未给予积极回应。

握手在北京----第一位法国政要的来访

在实现了与孟戴斯·弗朗斯的良好接触后,新中国又迎来了另外一位重要的法国客人----先后担任过两任法国总理的埃德加·富尔。这位做过律师、精通国际法的法国政要在任总理时曾做过不少有益于中法交流的工作。

19554月,经时任法国总理的埃德加·富尔批准,在法国举办的国际博览会首次邀请中国参加,此外,富尔还批准了法新社和新华社向对方国家互派记者的协议、同意了法国议会外委会主席丹尼埃·麦耶率领的议员代表团1955年访华,总之,埃德加·富尔先生似乎对中国抱有强烈的好感和浓厚的兴趣。

埃德加·富尔

埃德加·富尔终于迎来了访问中国的机会,19575月,应中国外交学会的邀请,刚刚去职一年多的埃德加·富尔以私人身份到访新中国。此行使富尔成为第一位到访新中国的法国政要,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使富尔的中国行倍受关注。而富尔也用行动回应了媒体的关切,在经由香港进入中国境内前,他曾向媒体表示法国政府应该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

富尔虽说是以私人游客的身份来中国,而实际上是来探询中法两国关系改善的可能性。到北京之前,富尔得知周恩来会在北京会见他,这使他非常高兴,他同时也非常希望有机会见到毛泽东,但这个问题似乎要到了北京才能有确切的消息。

522,富尔和夫人抵达北京。24日上午,周恩来就在西花厅接见了富尔夫妇,并设午宴招待。周恩来对富尔夫妇来华访问表示欢迎,并再次重申:希望法国同中国建立完全的外交关系,如果法国政府和议会有困难,可以现在多做准备工作,多进行人民之间的交往。

530,富尔夫妇在中南海如愿见到了毛泽东主席。这是毛泽东首次接见法国客人,毛泽东说:“周总理已经跟你们说了,我们希望法国与中国建立完全的外交关系。中法两国建立正常的友好关系,对双方都有利。”

同时见到了两位中国领导人,并与他们就中法关系问题进行了深入交流,应该说富尔此次中国行取得了不小的成果,对中国也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虽然由于富尔的私人身份,中法两国未就有关问题达成共识,但有一点是明确的,中法两国为建交这个目标都作出了有益的探索。

埃德加·富尔所著《蛇与龟》

回法国后,富尔写了一本介绍新中国的书――《蛇与龟》,书名借用毛泽东作的《水调歌头·游泳》中蛇山和龟山隔江而望的含义,希望中法关系能够实现“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

为友谊握手----接过香榭丽舍的橄榄枝

19591月,法国政坛格局再次发生改变,赋闲了12年之久的戴高乐将军重返爱丽舍宫。戴高乐曾说,法国和中国没有外交关系,这种情况是“不正常的”,他建议先发展经济和文化关系。正是戴高乐将军的远见卓识,加速了中法两国建交的进程。

这位法国的头号人物1961年会见富尔,听富尔谈其对中国的看法,但由于有些政治问题尚未解决,富尔认为中法建交时机并不成熟。19627月中下旬,在日内瓦举行的和平解决老挝问题的国际会议的最后阶段,法国外长顾夫·德姆维尔与中国外长陈毅曾举行会晤,双方都表示了建交的愿望。

中法建交的最佳时机到来了!

埃德加·富尔回忆,1963年下半年,戴高乐召见富尔并对他说,“前一段时间我曾就中国的问题征求过您的意见。您当时说还不能采取任何行动。现在您是不是还这么认为 ?”富尔回答说:“既然您现在和我谈起,说明您自己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我认为形势已经发生了变化。首先,您现在已摆脱了阿尔及利亚问题,也就是说您不必担心假设与北京恢复外交关系会带来什么尴尬。其次,中国人由于与苏联发生摩擦现在正处境艰难。第三,您已多次向美国人表示出独立自主的信号,再多一次或少一次都不会太明显。”

事情就是这样巧。就在戴高乐与富尔谈话的时候,戴高乐还不知道富尔已经再次收到中国政府邀请,并将于10月再次访华。富尔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戴高乐,并说,“我认为有必要在这个时候前往中国,前往中国和苏联,以研究中苏冲突问题的根源。”戴高乐则对富尔说,“您要去中国。但是要作为我的代表去中国”。戴高乐不建议富尔同时访问中国和苏联。

由于当时中法还未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因此,戴高乐不能直接给中国政府或中国领导人写信,他巧妙地交给富尔一封亲笔信,在信中委托富尔以他的名义与中国政府谈判。在信中,戴高乐写道:“我再次重申我对你在下次旅行期间将和中国领导人进行接触的重视。由于我们最近的会谈,我能够向你清楚地指出:我为什么非常重视有关我们和这个伟大人民间各方面关系的问题。请相信,我完全相信你将谈到和听到的一切。”

19631022下午,富尔夫妇从香港经深圳入境,在广州搭乘飞机抵达北京。中国政府高规格接待了富尔,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郭沫若、全国政协副主席包尔汉、中国人民外交学会会长张奚若以及外交部西欧司司长谢黎等有关方面负责人到机场热烈欢迎,并以国宾待遇安排富尔夫妇下榻钓鱼台国宾馆。

富尔一到北京,就与周恩来开展了正式会谈。1023日上午,第一轮会谈在中南海西花厅进行。富尔以一个轻松的话题作为会谈的开始,他对曾在巴黎留学的周恩来说:“现在是总理再去巴黎的时候了”。

196310月周恩来总理在北京会风戴高乐将军代表、法国前总理埃德加·富尔及其夫人

富尔出示了戴高乐的亲笔信,并表示是受戴高乐委托作为他的代表与中国领导人会晤。富尔当场把信念了一遍,随后把信交给周恩来,示意中方将原件翻拍以作证据。

这封信的形式和内容都很独特,信的本身并不是正式的授权书,而是提到戴高乐知道富尔访华将同中国领导人接触,并且非常关注法国同中国在各个方面的关系问题。戴高乐表示完全相信富尔对中国领导人所说的以及富尔所听到的中国领导人的言论。

第一次会谈,双方都表明了各自的立场。1025日,双方第二次会谈仍在中南海西花厅进行。富尔显然利用这几天时间进行了充分的思考和准备,一开始就提出了法国对华建交的三个方案,但在台湾问题上却不明确表态,经过周恩来的据理力争,富尔终于承诺:“法国只承认一个中国”,就这样,第二次谈判达成了基本共识。

第二次谈判后,富尔与周恩来商定,间隔几天再举行第三次会谈,这样双方都能有充分的时间来思考和酝酿,对中法建交也是有积极意义的。因而,周恩来特意安排富尔夫妇到山西、内蒙古参观。

第三次会谈于1031日下午5点在钓鱼台国宾馆15号楼开始,有了前两次会谈的基础,再经过几天的思考和酝酿,富尔与周恩来都显得比较轻松。周恩来对富尔说,“中国政府认真研究了阁下提出的三个方案。基于中法双方完全平等的地位和改善中法两国关系的积极愿望,我提出了一个新的方案,就是积极地、有步骤地建交的方案。”

双方第三次的会谈一直持续到晚上9点多。当晚9点半,刘少奇又会见了富尔。而周恩来回到中南海后,立即给在上海的毛泽东打电话,报告会谈的情况。毛泽东指示刘少奇、周恩来、邓小平、陈毅等人第二天到上海面谈。

111下午,周恩来与富尔夫妇乘专机飞抵上海,到了上海后周恩来组织人员重新拟定了一份“直接建交方案”。当晚9点,他与富尔在和平饭店继续会谈,富尔听了周恩来直接建交方案后很高兴,面露悦色地说:“我觉得这个方案好。我没有反对意见。我是受委托来的,有权利答复,但还要经过总统批准。”富尔还说:“我相信总统会同意的。”

这次会谈很顺利,晚上十点多钟就结束了。周恩来笑着说:“我们把不一致的意见排除了,从共同的愿望出发达成了协议。以后就看你的了。”周恩来还告诉富尔毛泽东第二天要会见他和夫人。

196311月毛泽东主席在上海会见埃德加·富尔

112凌晨,周恩来把“直接建交方案”报送毛泽东,毛泽东在报告上批示“很好,照此办理。”中方工作人员将建交方案以《周恩来总理谈话要点》(也称《周恩来总理同富尔达成的三点默契》),211点前,周恩来与富尔一起对细节又作了一些协商和修改,终于敲定了最后的文本。就这样这份《周恩来总理同富尔达成的三点默契》就成了关于中法两国建交的最重要的基本文件。这种形式在国际关系史上是很独特的。其内容为:

(一)富尔先生代表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表示了关于恢复中法正常外交关系的愿望。中国政府欣赏法国政府的这种积极态度,并且确认,中国政府对于建立和发展中法关系抱有同样的积极愿望。

(二)中国政府根据中法两国完全平等的地位,从改善中法两国关系的积极愿望出发,提出中法直接建交的方案。

1.法兰西共和国政府向中国政府提出正式照会,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并且建议中法两国立即建交,互换大使。

2.中国政府复照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作为代表中国人民的惟一合法政府,欢迎法兰西共和国政府的来照,愿意立即建立中法两国之间的外交关系,并且互换大使。

3.中法双方相约同时发表上述来往照会,并且立即建馆,互派大使。

(三)中国政府之所以提出上述方案,是由于中法双方(周恩来总理和富尔先生)根据富尔先生所转达的法国总统戴高乐将军不支持制造“两个中国”的立场,对下列三点达成了默契:

1.法兰西共和国政府只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为代表中国人民的惟一合法政府,这就自动地包含着这个资格不再属于在台湾的所谓“中华民国”政府。

2.法国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权利和地位,不再支持所谓“中华民国”在联合国的代表权。

3.中法建立外交关系后,在台湾的谓“中华民国”政府撤回它驻在法国的“外交代表”及其机构的情况下,法国也相应地撤回它驻在台湾的外交代表及其机构。

下午5点,毛泽东在周恩来、陈毅的陪同下接见了富尔夫妇,并对他们说:“你们两位来得正是时候……要把两国关系建立起来……”113日,完成了使命的富尔踏上了去缅甸“观光”的列车。

1964127,中法两国发表被西方记者称为“外交核弹”的建交联合公报,引起了全世界的轰动。131日,戴高乐将军在爱丽舍宫举行记者招待会,阐述对中国的认识与中法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意义。

1964131戴高乐将军在爱丽舍宫举行记者招待会阐述对中国的认识与中法两国建立外交关系的意义

戴高乐对中国作出了极高的评价说道:“现在我们谈一谈中国。在这方面针对我提出了许多问题。我会同时向所有的人回答这些问题,向大家解释一下今天中国的现状。中国是一个大国,人数世界第一。几千年来,这个种族以忍耐、吃苦和勤奋精神弥补了它的缺乏凝聚力的集体缺陷,建筑了一个特殊、深刻的文明。这是一个泱泱大国,其领土从小亚细亚和欧洲的边缘伸展到广阔的太平洋海岸,从北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一直延续到印度和北部湾的热带地区,地理面貌虽变化多端,但却领土完整紧凑。这个国家历史悠久,从始至终地坚持独立自主,不懈地致力于中央集权建设,本能地闭关自守,排斥外来,并以其亘古不变的永恒引以为荣。这就是中国,一个真正的中国……法国也相信,一些还持保留态度的国家迟早会认为应该效仿法国。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增进各国人民接触的过程中,我们将会促进人类事业的发展,即促进智慧、进步与和平事业的发展。同样,在这一过程中,那些导致世界分裂的各个阵营的对立和敌视将会得到化解。而且这种化解已经开始。这样,全世界的人们,不论他们身在何地,都会在不久的将来走到一起,响应一百七十五年前法国提出的号召,实现真正的‘自由、平等、博爱’。”

1964531日,刘少奇主席在北京接受法兰西共和国首任驻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吕西恩·佩耶递交的国书

 

19646月,戴高乐总统在巴黎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位中国驻法大使黄镇递交的国书

1964531日,中国国家主席刘少奇在北京接受法兰西共和国首任驻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命全权大使吕西恩·佩耶递交的国书。同年6月,法国总统戴高乐在巴黎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首位中国驻法大使黄镇递交的国书。中法两国正式开始了50年的友好交往。

(胡明浩)

2014-06-18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