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家庭》的故事(附图)
 
烈士牺牲二十秋,永垂不朽精神留,英雄姓名二十三,忠肝义胆耀人寰!
我儿英勇最年少,才离母怀便战斗,聪明似火气如虹,誓忠阶级不惜身!
匪帮不敢见天日,半夜囚车出囚室,枪声歌声震龙华,热血滋养自由花!
血凝滴滴雪花碧,骨列根根如剑戟,墓园他日来凭吊,我心痛亦我心喜!



欧阳陶承的诗
这首诗不是一首普通的诗,她凝集了一位母亲的血与泪。她是谁?她为谁而作诗?这个故事源于一封信。
一封纪念烈士的公开信
1931年1月23日,阴森潮湿的龙华监狱,当时任全国总工会党团书记的黄理文刚刚看到欧阳立安,不由的一阵吃惊和心疼,这位由他亲手挑选出来送往莫斯科开会,刚刚回国就被委以共青团江苏省委委员兼上海总工会青工部部长重任、挑上大梁的半大孩子怎么就被捕了呢?但不久他就被这个面容尚稚气的年轻共产党员所折服,面对叛徒的指认,他慷慨激昂地说:“我没有别的可说的,中国革命一定会成功的!国民党反动派一定就要灭亡的!我是一个共产党员,虽筋骨变成了灰,仍是百分之百的共产主义者!”。
他是1931年1月17日为了出席在东方旅馆召开的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的筹备委员会议而被捕,同案被捕的共三十六人。在狱中,欧阳立安虽然年纪最轻,他对死亡的态度却深深感染了大家,当互济会的负责人黄静汶将一批衣被药品及金钱送进监狱,大家开会商议如何来支配时,他却主张将衣被药品分给在狱的其他难友,金钱即拿来买酒菜吃,他反对有些同志主张要买毛巾、牙刷、肥皂、牙粉等日用品,他说:“我们中间多数是死定了的。今天死,明天死皆有可能,要衣服牙刷等物来干什么啊!还不如买些酒菜来吃个痛快,以便临刑时唱国际歌喊口号时有精神些!”果然不出他所料,在互济会送接济来的第三天,他和其他二十多名党员就给反动派枪杀在冰凉的雪地里!但欧阳立安的音容笑貌已深深地铭刻在黄理文的心中,时隔二十多年,当1949年11月1日他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一篇题为《回忆儿子的牺牲》——欧阳陶承写给欧阳立安的文章时,最年轻、最英勇、最聪明、最壮烈的欧阳立安的形象立刻跃上眼前,促使他情不自禁写下了题为《回忆欧阳立安的就义》的文章,发表在12月6日的《人民日报》上,不仅为告慰母亲,也是向新中国的人民宣扬烈士的英勇事迹。
黄理文的文章就象一石激起浪,不仅触动了欧阳陶承的心,也在社会激起了巨大反响。内政部于1950年4月发文上海市政府命其寻找包括欧阳立安在内的龙华二十三烈士,上海市市长陈毅和潘汉年、盛丕华两位副市长传阅后,当即令上海市民政局着手调查此事,后在龙华原淞沪警备司令部刑场挖出了18具完整的遗骸和数具头骨、脚镣、手铐和一件后来确认为是冯铿平时爱穿的已腐烂掉一半的绒线红背心。



原淞沪警备司令部大门
上海市政府于5月4日将有关情况汇报给了内政部,同时指示将烈士遗骸移葬大场公墓,合葬在一起,并立了“林育南等二十三烈士之墓”一碑。
在内务部任职的欧阳陶承很快得到这一消息,8月1日,她写信给陈毅市长,感谢陈毅指示上海市政府寻找龙华烈士的遗骨和去信中央索要烈士材料,她特别以家属的地位,向陈毅致最深的敬意。
说到这里,要提一下欧阳陶承和欧阳立安究竟是什么人。
革命家庭
欧阳立安,1914年3月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市一个革命家庭,他父亲欧阳梅生,母亲叫刘桃英(1893—1987),长沙县新康都靖港(今望城县靖港镇)人。
他从小受到革命思想的薰陶,早在1925年,他在长沙念高中时,就积极参加演文明戏,宣传民族英雄黄兴、蔡锷的爱国思想。1926年,大革命风暴席卷全国,叶挺独立团占领了长沙,在欢迎北伐军进城的民众大会上,他做为学生代表上台发言。随后欧阳立安参加了儿童纠察队,担任儿童纠察队第一队队长,经常带着纠察队在大街小巷巡逻放哨,张贴、散发传单,募捐救济灾民。他的父亲欧阳梅生也于是年参加中国共产党,任湖南省总工会秘书长。 
1927年,“马日事变”后,欧阳梅生一家转移武汉,欧阳梅生任中共汉阳县委负责人。刘桃英则以“住家”为掩护,从事党的地下工作。欧阳立安因为胆大机灵,担任了汉阳县委的小交通员,担负传送党的秘密刊物《大江报》的重任。当时《大江报》的编辑之一谢觉哉同志曾这样赞道:“立安同志当小交通员送《大江报》我知道。当时环境恶劣,编报、印报、发报都是单线,这孩子就秘密替我们传送,勇敢机警,常常骗过敌人,真是一位少年斗士。”没过多久,因叛徒出卖,欧阳梅生等人组织的水电煤工人大罢工尚未进行,就遭到破坏。1928年2月欧阳梅生在转移《大江报》的过程中献出年轻生命。
 党组织把刘桃英一家派往上海参加革命。刚到上海,刘桃英母子就发现原定接头的地点已被特务破坏。为了生活,欧阳立安和妹妹进了纱厂当童工,一边工作,一边寻找党组织。当时上海纱厂工人一天做工12小时,连吃饭都不许关车,上厕所的时间也没有,受尽压榨,欧阳立安愤而辞职。不久,他们找到了党组织,刘桃英先后住进了北京西路、南京西路党的江苏省委机关、上海工联、共青团中央秘书处和中央国际事务团以“住家”妇女身份掩护革命,并改名陶承。她的工作是收藏和分发文件,担任开会的警戒,平常就给大家做饭、放哨。
中共江苏省委委员、沪中区委书记何孟雄则将欧阳立安带到区委,担任小交通员。他经常奔跑在浦东、沪西、闸北、南市一带的纱厂和烟厂之间传递文件,散发传单和宣传小册子,他把传单揉成纸团塞进粗纱筒子里,工人们使用纱筒时发现眼子不通,用力一甩便可取出。这些传单用浅显的道理告诉工人为什么深受压迫,为什么要起来罢工等革命道理,并提出不许打骂工人,必须优待童工、女工等口号,影响了很多人。1929年冬,欧阳立安经何孟雄介绍加入了共青团,接着被调往沪东区担任共青团区委委员并负责儿童团工作。晚上,他把工人们组织起来排练节目,他还自编歌谣:“天下洋楼什么人造,什么人坐在洋楼上哈哈笑,什么人看门来把守,什么人为工人来奋斗?天下洋楼我工人造,资本家坐在洋楼哈哈笑,国民党看门来把守,共产党为工人来奋斗!”。



欧阳立安
1930年“五一”劳动节,欧阳立安带领500名童工参加沪东区委在华德路跑狗场(现杨浦区劳动广场)举行的纪念集会准备游行。事前,他把一面红旗用纸包好,交给妹妹欧阳东纹,嘱咐说“你找把竹竿子带着,等队伍排好后,我一摆手,你就把旗子扯起来”。临出发,又掏出一张大饼,吩咐妹妹“万一出了事,你就装成看热闹的,在旁边吃大饼……”。
但是游行还没有开始,巡捕房就开车来抓人了,欧阳立安立即指挥童工们就地疏散,自己装作卖犁膏糖的小贩,机警地跑掉了。不久,他加入了共产党。8月,他被闸北区委选送作为中国工会代表团的青工代表,随刘少奇赴莫斯科参加赤色职工国际在莫斯科召开的第五次代表大会和少共国际的有关会议,并参加了苏联十月革命13周年纪念活动。同年11月底回国后,党组织任命他担任共青团江苏省委委员和上海总工会青工部部长。1931年1月17日,欧阳立安按照组织上的通知,来到天津路中山旅社6号房间,参加中共江苏省委的一次会议商讨反对王明之策,因叛徒出卖被反动军警逮捕。后来南京西路的江苏省委机关也暴露了,正在机关的陶承被捕时,把最后一封文件咽下喉咙。
根据幸存者们的回忆,在狱中,欧阳立安表现得非常坚强,斗争十分英勇。2月7日他与何孟雄等二十多名同志被钉上十多斤重的脚镣与手铐押赴刑场,在乱枪声中,牢中的难友们都听到了立安和同志们高呼:“打倒帝国主义!”“中国革命胜利万岁!”欧阳立安英勇就义,年仅17岁。
失去孩子的陶承含悲忍痛,于1938年夏带着两个儿女辗转到武汉八路军办事处要求分配任务,并坚决请求组织把两个孩子送去延安。这年秋,她被分配去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工作,后调四川战时儿童第五保育院,负责教养难童。1943年6月,陶承到达延安,得知小儿子稚鹤已在抗日战争中英勇牺牲在同浦战场上。她化悲痛为力量,积极投入延安大生产运动,同时坚持学习文化,后参加怀安诗社练习诗文,于1948年加人中国共产党。
新中国成立后,陶承改名为欧阳陶承,先后任职于政务院、内务部。生活在新中国的晴朗天空下,使她更深切地怀念为中华民族解放事业而献身的烈士和她的家人,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在报上发表了纪念儿子欧阳立安的文章。
让后人永志不忘
欧阳陶承在给陈毅的信中写道:“我总觉得我的大儿子立安的牺牲是最英勇、最光荣,二十年来我在革命的工作中,从没有一刻忘怀过”。同时她也没有忘记和她的儿子一起就义的龙华烈士们,说“我儿能和这些同志英勇地牺牲在一起,也是我儿的光荣!”。二十年来, 知道亲人的下落,今天终于得悉,使她在悲痛之中,又得到一些安慰,她希望上海市政府能为这些牺牲在反动派刽子手屠刀下的爱国青年建一座烈士陵园和纪念碑,使同志和人民能够永远的凭吊瞻仰,同时作为暴露反动派滔天罪恶的永远标志。在这种难以言表的情绪下,她撰写了题头的诗句。
1950年8月16日,上海市市长陈毅嘱咐上海市人民政府给欧阳陶承回信,告诉她欧阳立安等烈士已移葬大场,正由民政局和工务局拟订墓园建设计划,她信中提到的欧阳立安的情况将来会作为建碑时的依据。同时赞扬说:“欧阳立安等同志英勇顽强的斗争精神及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而壮烈牺牲的事迹,永远铭刻在上海及全国人民心中。由于烈士们的热血,换来了今天全民族解放的辉煌胜利,典定了人民革命政权的牢固基础,烈士们的精神将永垂不朽!” 并表示“欣悉立安同志尚有如此光荣的革命家庭和一位可敬的革命母亲,为了人民革命事业,您献出了最亲爱的丈夫和两个儿子,中华民族将为您而感到无上光荣”。随后请她在可能的范围内协助搜集有关烈士的资料。8月27日,欧阳陶承再次来信,将在北京向黄理安等当年同狱的同志了解到的烈士情况一一告知,并介绍了一些当年熟悉烈士的上海地下工作者的情况希望会对上海市政府方面了解烈士情况有所帮助。



上海市人民政府给欧阳陶承的信
1956年,在谢觉哉等人鼓励下,欧阳陶承根据自己家庭的革命经历,写出了《我的一家》一书,发行600万册,其非凡的红色经历风靡全国,深受广大青少年喜爱。很快,欧阳立安英勇事迹被编成连环画出版了。



连环画《欧阳立安烈士》
1960年夏衍联合导演水华,将《我的一家》再行创作,北京电影制片厂拍成了《革命家庭》。于蓝和孙道临扮演主角。电影女主角周莲的原型陶承顷刻间家喻户晓,被称为“革命的老妈妈”。



《革命家庭》剧照
1968年,这位老共产党员竟错误地成为“专政对象”"被关进了监狱,但她的革命信念毫不动摇,她曾在一首诗中写道:“党泽春风愉晚景,革命文学颂丰功。长征再继志犹在,发白心红老返童。”1983年欧阳陶承将多年口述的革命回忆录辑成散文集《祝福青年一代》出版,被共青团中央列入“全国青年振兴中华读书活动”推荐书目。
因种种原因,上海市政府有关部门寻找龙华烈士姓名和资料的工作并不顺利,到1986年欧阳陶承去世时,上海烈士陵园最终了解到1931年2月7日在龙华牺牲的烈士应为二十四人,并只确认了二十二名烈士的姓名,即何孟雄、林育南、李求实、龙大道、恽雨棠、李文(女)、蔡博真、伍仲文(女)、欧阳立安、阿刚、胡也频、柔石、殷夫、冯铿(女)、费达夫、汤士佺、汤士伦、刘争、贺林隶、彭砚耕、王青士、罗石冰。还有两人至今尚待继续寻找、调查和考证。
她泉下有知,会感到欣慰的是,在中央领导邓小平等的关怀下,上海市政府终于于1997年5月,在龙华建成与南京雨花台媲美的龙华烈士陵园,陵园东北角原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部分遗址和二十四烈士就义地,均依照当年情景恢复,题写了 “龙华革命烈士就义地”,她的儿子也和其他烈士一起移葬陵园,每当春季桃花盛开和清明时节,前来瞻仰的人们络绎不绝,人们将永世不会忘记烈士的英灵。



龙华烈士就义地今貌
 
(黎霞)
 
2011-09-20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