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为孩子们建设的精神家园
 

1953年宋庆龄在上海邀请中国福利会儿童剧团的小朋友们到家中作客

 

1958年儿童节,宋庆龄在上海寓所接见来自中福会幼儿园的一群欢乐的小客人

1962年宋庆龄写信给儿童艺术剧院主任邹尚录表扬了少年宫编写的《有趣的游戏》小册子

 

宋庆龄曾经把她多年的斗争和工作归纳为一句话:我的一生是同少年儿童的工作联系在一起的。从19386月在香港发起组织保卫中国同盟开始,宋庆龄就开始了她为儿童福利奔走号呼的人生道路。

她曾经说过:培养儿童的过程中,物质条件是重要的。因此最好的东西一般都应该给孩子。但是对孩子来说,思想教育比之物质更为重要得多。在竭尽所能为孩子们谋求物质保障的同时,宋庆龄对于如何更好地塑造儿童的精神世界给予了极大的关注。在上海市档案馆的馆藏档案中,有多份宋庆龄关心儿童教育和儿童工作的信函和批示,在极其有限的物质条件之下,宋庆龄以高屋建瓴的思想和不遗余力的行动,为中国的孩子们撑起了一片属于他们自己的天空。

 

永不褪色的教育观念

宋庆龄一生中对于儿童教育的论述十分丰富,上海教育出版社1992年出版的《宋庆龄论儿童教育和儿童工作》一书中辑录的有关论述,就有100篇之多。

这其中的儿童教育理念,既带有当时环境中鲜明的时代特点,更饱含了几千年来人类文明对于人性、对于社会与历史的深刻认知。

宋庆龄非常重视对少年儿童进行思想教育,在《缔造未来》一文中她曾经说到:“要使他们的生活有目的,这个目的应是把个人的前途和全人类的进步事业联系起来。要使他们具有正确的世界观,确立明辨是和非、正义和非正义、真理和谬误的标准。最重要的是,他们必须从人类克服一切艰难障碍而长期进行的斗争中汲取教训”。

她同时认为,教育孩子首先离不开父母和家庭,她曾经在多篇文章中再三强调了父母在关爱孩子身心成长中的特殊重要性。“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老师,孩子从幼儿园到小学、中学时期,大部分时间在家庭里度过,而这正是孩子长身体、长知识、培养性格品德,为形成人生观、世界观打基础的时期,父母的一言一行都给孩子深远的影响。”父母必须提供充满了爱、有原则和有意义的家庭,因为家庭是对儿童进行教育的一个基本单位。

在《在儿童节向母亲们说的几句话》一文中,宋庆龄不厌其烦地叮嘱孩子的母亲们,孩子们的性格和才能,归根结蒂是受家庭、父母,特别是母亲的影响最深。那么,要培养孩子怎样的性格呢?她同时总结出了若干父母和孩子都应具有的人类最优秀的品质,包括:爱,劳动,勇敢,诚实,集体主义。再加上朴素、节俭等其他高尚的品质,就是我们培养性格的指针……”在她看来,这将成为人生的财富,让人们能够经受各种考验,克服一切困难。这样的谆谆教导,既折射出宋庆龄慈母般的情怀,更凝聚了她宝贵的人生经验,彰显了一代伟人高洁的社会理想。这些人类最优秀的品质,永远都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褪色。

在树立良好价值观念同时,还要有得当的教育方法,宋庆龄特别强调对孩子要坚持正面教育,运用启发、说服、鼓励等方法进行长期的、反复的教育工作”;因为孩子的认识和学习首先是模仿的过程,成人要以身作则。对于孩子的错误行为,绝不能粗暴对待、甚至打骂,在她看来暴力对待孩子不但是教育方式的谬误,“也是违反国法的”,是一种犯罪。于此同时,宋庆龄也反对溺爱孩子,因为“这样势必把孩子惯成好吃懒做、贪图安逸,把孩子引导到不择手段地追求个人享受的路上去,甚至因物欲膨胀而走上犯罪的道路。”爱孩子,更要苦其心志、劳其筋骨,应该把他们培养成不怕严寒风雪的松树,而不是经不起风吹雨打的纤花细草。

几十年过去了,宋庆龄培养和教育孩子的各种理念好似言犹在耳,给几代人的父母、师长以及整个社会以启迪和警醒。

 

润物无声的多彩实践

珍宝一般的教育观念,在宋庆龄为之不懈奋斗的各种社会活动中插上了翅膀、飞进了孩子们的心田。

早在19386月她在香港发起组织保卫中国同盟开始,她就通过不断向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儿童保育院提供各种支援,把对孩子们的爱与抚慰撒播开来。抗战胜利后,在宋庆龄领导下的保卫中国同盟改名为中国福利基金会,继续开展为少年儿童服务的工作。194512月宋庆龄回到阔别8年的上海,眼见到处是流浪、失学、在贫困线甚至死亡线上挣扎的孩子们,她的内心充满了忧虑。在随后的两年间,宋庆龄在上海贫民比较集中的地区先后创办了3所儿童福利站,穷苦的孩子们在这里可以得到免费的医疗诊治,以及识字、阅览、看幻灯、学唱歌等等难能可贵的文化滋养。

对于贫苦儿童,不能只给他们吃饭、穿衣还要给孩子们精神食粮,要使他们看到未来。”1946年,宋庆龄在一次观看话剧的过程中萌生了给孩子们创办一个剧团的念头,第二年年初,中国第一个为少年儿童服务的剧团就在上海苏州河畔一间狭小的办公室里诞生了。1947410,中国福利基金会儿童剧团的首场演出即在上海引起了很大反响,孩子们看戏时候如饥似渴的眼神,让这一“中国空前所没有过的一件工作”显得格外激动人心。他们创作的《表》、《小马戏班》、《小主人》等儿童剧,反映贫苦孩子的悲惨遭遇,揭露社会弊端,深受广大儿童的喜爱。

新中国成立以后,中国福利基金会改组为中国福利会,各项事业都得到很快的发展。1950年,宋庆龄亲自创办了新中国第一本少儿综合期刊《儿童时代》,她说,《儿童时代》的创办“便是在给儿童指示正确的道路,启发他们的思想,使他们走向灿烂光明的境地”。1953年,中福会又在儿童福利站的基础上创办了少年宫,这是我国最早的少年宫之一。在上海的带动影响下,全国各省市都陆陆续续成立了少年宫,少年儿童的校外教育得到了广泛的发展。1957年,在成立10周年之际儿童剧团被正式命名为中国福利会儿童艺术剧院,宋庆龄亲切地把儿童艺术剧院称为“我的剧团”、“我们的剧院”。剧院创作和演出的《马兰花》、《友情》、《小足球队》等儿童剧多次获奖;由该院院长任德耀创作的《马兰花》一剧,被公认为奠定了建国后中国儿童剧的基石。

“文革”时期,《儿童时代》被迫停刊,少年宫的活动停滞下来,儿童艺术剧院这块牌子也面临被“砸烂”的境地。然而身处逆境的宋庆龄,依然在尽自己所能保护这些来之不易的少年儿童的精神家园。

1973年年初,当“四人帮”派来的工作组正准备向儿童艺术剧院下手的时候,宋庆龄回到了上海。车子开到了剧院门口,有人看见她撩开窗帘凝望着剧院,车子停留了几秒随即开走了。宋庆龄来看望剧院的消息不胫而走,这短暂的几秒钟被人们称作20世纪儿童艺术剧院门口出现的“新童话”,妄图取消剧院的人偃旗息鼓了。

晚年的宋庆龄,虽已年迈多病,但对孩子们的关爱仍然有增无减,她常常强忍着病痛,亲自参与到孩子们的文化活动中间。直到19815月病情危重之际,她还在病榻上为孩子们写就了《愿小树苗健康成长》,这一美好的嘱托,也成了她最后的作品。

中国福利会美籍顾问耿丽淑是宋庆龄的好朋友,在回忆宋庆龄的文章中,她曾经表达了这样的理解:“宋庆龄希望这一代儿童能够成长为具有创造力、可以信赖、有责任感的人,具有能够带领中国人民和这个国家永远向前所必需具备的高素质领导能力的人,并以此来鼓舞世界上其他国家。”

(张理平)

 

2015-06-30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