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龙华机场(附图)
 


1920年代的龙华机场鸟瞰



龙华机场停机坪
 
2009年11月28日,一架津巴布韦AVIENT航空公司的麦道11货机在浦东机场起飞时冲出跑道,飞机解体起火,造成机组3人死亡、4人受伤。在关注这起空难事故的同时,不禁让人想到了有关机场的话题。就规模、设施而言,上海的机场一直以来都在国内名列前茅。如今,上海是全国唯一拥有两座国际机场的城市。殊不知,解放前中国最好的机场既非虹桥,更非浦东,而是地处申城西南隅、濒临黄浦江的龙华机场。
大操场变身飞机场
龙华机场的雏形是一个大操场。乍一听,这简直有点天方夜谭的味道,可事实的确如此。1915年,北洋政府松沪护军使署(当时上海的最高军政机关)征用龙华镇临江的薛家滩、吴家荡等处250亩民田,建造营房与操场,用以驻扎军队。据此,上海县知事沈宝昌下令将该地的民房、坟墓一律拆除,按每亩地100大洋的标准补偿,迁坟及地里的庄稼、果树另有补贴。
消息一出,在当地引起极大恐慌。不少乡民担心一旦失去土地,就谋生无路。许多人联名上书县公署,请求政府收回成命。还有人竟然“狮子大开口”,嚷嚷着要每亩补偿大洋300~400元。但“胳膊终究扭不过大腿”,不出半年,龙华大操场便告建成。
1922年,北洋政府驻沪陆军第十师从国外购买了6架飞机,并把这些飞机安置在大操场内。至此,龙华大操场正式辟为上海第一个军用机场。不过,草创时期的龙华机场实在简陋得可以,6间竹房、3间瓦房几乎是其全部的家当。环顾四下,连条像样的跑道都没有。
1929年6月,龙华机场改作民用。次年,那里就成了中国航空公司(以下简称“中航”)的飞行基地。当时,“中航”使用的多系水上飞机,而龙华机场正好滨江而建,极利飞机起降。“中航”将原驻军营房拆除,修建了水泥停机坪,还在龙华港中修筑了木质浮码头。后因开辟中美航线的需要,“中航”添置了陆行飞机,兴修了飞行跑道。至1933年末,龙华机场已初具规模,被媒体赞誉为“伟大之远东水陆飞行港”。1934年12月,“中航”与德国汉莎航空公司合资开设的欧亚航空公司也将基地从虹桥机场迁了过来。
抗战期间,龙华机场为日军侵占。出于军事目的,日本人增建了两条碎石跑道,又将原来只能停放10余架飞机的停机坪,扩容至可容纳100余架重型轰炸机。
抗战胜利后,龙华机场一度成为美军基地。不久,美军移驻江湾机场,老东家“中航”又搬了回来。1946年初,中央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央航”)也在机场里安营扎寨。
然而,此时的龙华机场因受战争重创,早已是千疮百孔。助航、通信设备缺胳膊少腿,3条碎石跑道坑坑洼洼,每逢雨天,便积水成患,飞机起降必须将低陷处填平后,才能将就使用。
龙华机场就这样勉强维持着运转,但谁也没有想到一场灾难正悄悄逼近。
“黑色圣诞之夜”
1946年12月25日上午,“中航”第一四○号、第一一五号航班先后从重庆出发,飞往上海。午后1点,两架客机先后抵达武汉,作短暂停歇。可是,原定2点的起飞时间却被一推再推,怎么回事呢?
原来,机场接连收到紧急电报,称上海浓雾遮天,要求两机暂缓飞行。这下可急坏了飞机上所有的人,大家都盼着早点回到上海,与亲友共度平安夜。两位美籍机长更是心焦。第一一五号机长波劳斯是名身经“二战”的老资格飞行员,他自恃技术高超,说什么也不肯再等下去。架不住美国人的再三纠缠,武汉机场方面只好让步。3点半,两架飞机再次腾空而起。然而,他们踏上的却是不归之路。
途中,两机接到地面通知,称南京机场的能见度几乎为零。情急之下,两机改变了经停南京的计划,直飞上海。那时的上海除了龙华、虹桥之外,还有江湾机场。因江湾机场备有盲降系统,两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去往该机场。晚上6点半,第一四○号班机飞临江湾上空。可是,舱外雾浓如墨,机长格林伍德根本无法辩明跑道的方向。就在此性命攸关的时候,机上的无线电仪器忽然失灵,无法接上盲降系统,屡次试降均告失败,地勤人员也急得束手无策。在江湾上空盘旋了近一小时后,格林伍德只得转飞龙华机场,期待那里的降落条件能稍好一些。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流逝,但浓雾丝毫没有退却的意思。机组又进行了几次降落尝试,但都未成功。7点50分,龙华机场塔台最后一次收到第一四○号航班的报告,称燃油已罄,必须紧急迫降。无线电通话刚结束,就听到一道尖锐刺耳的巨响划破夜空,紧接着轰然一声,飞机坠毁于距离机场主跑道10余米的地方,熊熊烈火印红了夜空,空气中弥漫着燃烧发出的焦糊味。此刻,时钟指在了7点55分。
这时,第一一五号班机仍在迷雾中挣扎。飞机本已和江湾机场的盲降系统联通,但可能是电路出了毛病,信号时断时续。为确保万无一失,波劳斯只能在机场上方来回盘旋,等待最佳着陆时机。
直到晚上9时许,大雾稍淡,能见度逐渐提高,波劳斯按照地面指挥的要求,转飞龙华机场。就在人们长舒一口气,以为飞机总算能够安全降落之时,机场突然与飞机失去联系!这时,一位《申报》记者正驱车赶往龙华机场采访第一四○号航班坠机情况,在机场大门处,他看到了第一一五号航班快速从低空略过。记者抬手看了看表,9点10分。
在水上警察分局和美国驻沪海军的协助下,大约1小时后,搜索人员在距龙华机场西南1.6公里的沪闵公路3号桥附近发现了第一一五号班机的残骸。
同样在这天夜里,“央航”第四十八号航班也于江湾机场以北约200余米的张家宅坠毁。
3架客机在上海失事,死伤80余人,经济损失高达25亿元法币。1946年的平安夜是中国民航史上空前惨烈的一晚。后人将这晚称为“黑色圣诞之夜”。
从辉煌走向寂寞
“一二二五空难”发生后,举国震惊。南京政府迫于舆论压力,按照国际民航组织规定的标准对龙华机场进行了改造和扩建。1947年7月1日,设于机场内的龙华航空站宣告成立。此前,中国的领空管理混乱不堪。各国飞机、各家航空公司的飞机以及各种军用飞机都可随心所欲地飞行、起落,根本没有飞行高度和航路上的约束。龙华航空站设立后,所有在中国境内飞行的飞机,不论国别、属性,都要向航空站报告,由该站统筹分配航路、高度与起落的时间、地点。换言之,龙华航空站实际担负着旧中国民航调度指挥中心的职责,龙华机场也成为国内民航运输的枢纽机场,就算在当年的远东地区亦称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国际机场。
上海解放初期,龙华机场划归人民空军使用。1950年底,根据周恩来总理的批示,机场转交民航局管理,是为上海唯一的民用机场。随着国民经济的日益发展,至上世纪60年代,龙华机场由于紧靠市区,受净空条件等限制,已无法适应大型飞机起降的要求。
1963年8月29日,中国和巴基斯坦签订《航空运输协定》。11月初,国务院批准将军用的虹桥机场扩建为国际机场。1966年8月,为了便于上海国际、国内民航运输的统一管理,有关部门决定上海的国内航班全部转至虹桥机场起降,龙华机场则改为“民航上海管理局的训练基地和航班飞机的备降场”。从此,上海西南部的飞机轰鸣声渐渐少了,原先热闹的候机楼也慢慢冷落下来。龙华机场的辉煌时代画上了句号。
1978年以后,龙华机场曾改作过中国民航的试飞站,上海飞机制造厂、上海飞机研究所、民航上海中专等单位也占用了其部分场地。现今的龙华机场是供小型固定翼和直升机使用的通用机场。
江湾机场业已转型变为高档的生态居住区,那么未来的龙华机场又将走向何方?让我们拭目以待。
(张姚俊)
 
2011-11-29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