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时上海外滩三大总会(附图)
 

一八六四年建成的上海总会

德国总会

英国总会

新上海总会

旧共济会大楼

新共济会大楼

外滩,上海的门面。耸立在延安东路至外白渡桥间的幢幢建筑,风格各异,精彩纷呈。外滩的这些建筑都曾经经过重建,并且有些当时看起来不错的建筑,后来被其他用途的建筑所替代。昔时在那里有过三个总会建筑,很有特点,在西人中的影响不同,命运也各不相同。

  上海总会

  上海总会,英文名称Shanghai Club。一般称英国总会,又称大英总会,最简单的称呼就叫总会,是许多外国总会中最早设立的。

1862年,几个寓沪西人组成了委员会,经过年余努力,获得外滩处原兆丰洋行行址及其庭院的三亩半土地,又向上海运动事业基金董事会借款3.39万两银子,建造俱乐部大楼,1864年正式开放。

建成后的大楼是一座英国式的三层砖木结构建筑,外墙用红砖镶砌,东立面每层都有阳台式的长廊,中央高处有山墙压顶。建筑的外观显得较为古朴。楼内设有两个大餐厅和两个小型餐厅、三个弹子室和棋牌室,还设有图书室、阅览室、酒吧间。每到西方要人光临上海,俱乐部常举行盛大庆祝活动。如18795月,美国离任总统格兰脱到上海,总会为欢迎他举办舞会。21日夜晚,整个外滩呈现节日的气氛。

总会的楼檐上,用铁管制成敬贺格兰脱西文字样,中间通上煤气,点火后,就像后来节日里常见的彩灯。俱乐部中,西人谈笑风生,品尝佳肴,在优美悦耳的音乐声中,男女各百余人相伴,翩翩起舞。

英国总会一直雄心勃勃,在财政上却困难重重。直到20世纪初,才有了坚固的财政基础。总会嫌楼陈旧,决定重建新屋。新楼由塔莱特设计。设计方案被总会采纳后,塔莱特即故世。这样,新建筑由另一建筑师布莱负责实际的建造事务。新楼于1909年初竖立奠基石,年底建造完工。191016日正式开放。

新楼称得上壮观、华丽,是上海第二座钢筋水泥建筑,在当时外滩众多西式建筑中,是佼佼者之一。建造这幢大楼共花费了45万两银子。俱乐部外观是典型的不列颠式,具英国文艺复兴时期古典主义的风格。连地下室在内为六层,三四层之间设计了爱奥尼克式柱头。在顶层的南北两端各建瞭望亭一座。

内部的建造也颇有特色:宽阔而漂亮的大理石台阶通向令人惊叹的进厅,进厅铺设黑白相间的大理石地面,两边根根白色的石柱中可见座座弓形的廊台。穿过进厅,就可进入酒吧间和阅览室、弹子房。长34米多的酒吧间,其长度在当时远东第一。酒吧间的装饰典雅古朴,用5米多高的橡木镶嵌四壁。

其整个装饰和布置具英王詹姆斯一世时代的特色。而弹子房,却是另一番情趣,呈英王伊丽莎白一世时代的格调。二楼的餐厅占据整个前半部,在装饰上以白色的壁柱配以红色的镶板,造成一种欢快的气氛。最大的特点则在于华丽的天花板和300多平方米的建筑中看不到一根柱子。在同楼还有一些作为私人就餐和宴请的小型房间及几间牌室。在三、四楼,有40多个为会员和来客所设的卧室;仆人的住房和厨房都设于顶楼。电气照明、冷藏、冷冻等当时现代化设备,已安装在这座防火结构的建筑内。整幢大楼占地870多平方米,据称重达17000吨。

  上海总会在194112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后,因日军进入租界而关闭。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开始恢复。后因旅沪英侨归国而停闭。这幢坐落在原黄浦滩3号,后为中山东一路3号的大楼,曾经长时间作为著名的东风饭店,现经修缮,由上海外滩华尔道夫酒店经营,门号改为中山东一路2号。

  德国总会

  德国总会,正式的称呼是The Club ConcordiaConcordia是古罗马宗教所信奉的女神,象征和谐与一致,因此现在有意译为协会总会,或音译为康科迪亚俱乐部的。

  1866110日,几十个德国人宣布正式组成俱乐部。因没有地皮和建屋的资金,一直通过租房进行活动。随着会员的增多,1903年龙特脱担任会长时,在今滇池路口外滩获得一块地皮,并解决了资金问题。为了建造一幢精美的大楼,德国总会设立了头、二、三名设计奖。凡是在中国、日本的建筑设计师都可以参加。角逐的结果,头名由倍高获得。

为彰显隆重,新屋于19041022日,由普鲁士王子阿特尔勃脱亲临现场,竖下基石开始起建。190724日完工开张。建筑花费55万两银子。

整个建筑内外异常富丽堂皇,当时上海几乎没有比它更瑰丽的建筑。它具德国文艺复兴时代建筑风格,仿意大利巴洛克式。共三层,砖木结构。

德国总会的建筑,立面两端设计了突出的六角形瞭望亭,上盖巴洛克式曲线形的尖顶。二三层前部横贯着长阳台。二层阳台栏杆安置一雕镂极精的石像。底层设立酒吧间、弹子房、阅览室和礼堂;在二楼有餐厅、名为恺撒的舞厅、牌室和室内游戏室;三楼设置厨房等杂用房间。大楼内部宽敞幽雅,装饰精致。酒吧间的两墙上,安置一幅幅描绘着德国柏林和不来梅美丽风光的弓形壁画;天花板的装饰非常特别,一根根椽子上刻着精选的德文引句。整个酒吧间以蓝色为主调,间以乳色和似杉树的棕色。礼堂里的色调是深土色,并拿铜青和象牙两色来调剂;最有特色的是它高耸的拱梭顶和粗犷的厅柱,二者相交处又形成一种立角的顶,以其本色的艺术和所造就的整个气氛,使每个进去的人都感觉到高贵和庄严。餐厅也很宽敞精致,墙上描绘着柏林、维也纳和慕尼黑的风光,一端放置奏音乐的楼座,内中的器具设备,件件显得精致合适。一座镶嵌着各地风景的木雕落地大摆钟更为引人注目。昔时租界曾有琉璃世界之称,因为租界中华堂大厦,其窗牖无不以五色玻璃为之。德国总会建筑的窗牖当然也同样以五色玻璃为之。另外,在底层弹子房内放置着六张球台供会员使用。会员大多是德国人,但并不以德人为限,只要符合德国总会规定,都可申请入会。

  开张那日,门前人头济济,会员纷纷把大把钱币抛向街上以示祝贺。好景不长,几年后,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7814日,中国政府对德奥宣战;817日,上海交涉员萨福懋奉令封闭德国总会。战后,中国银行收买该建筑作为行址。经营多年后,鉴于房屋趋于陈旧,不适合再使用,于19351月搬到汉口路营业部,打算将这所房子拆掉改建成大厦。房屋空闲时,曾一度作为伦敦中国艺术展预展的会所。1936年,正式开始改建。由于受战火影响,拆毁改建工作时断时续,直到1941年,新的中国银行大厦才竣工。原黄浦滩22号的德国总会建筑的面貌,只能从照片上去一睹了。

  共济会俱乐部

  在外滩,除英、德两总会,尚有一个少为人知的共济会俱乐部,成员由共济会会员组成。共济会是个带宗教色彩的组织,起源于中世纪的石匠和教堂工匠的行会。随着教堂建筑行业的不景气,一些投入施工的石匠分会开始接受名誉会员,维持他们日益衰落的行业。近代共济会由一些这样的分会演变而成。随着英帝国的向外扩张,共济会得以向殖民地和非欧洲国家传播。上海开埠后,共济会在上海逐渐建立了中国北方支部、皇家索塞克斯支部和多斯加支部等十多个分会组织。

  组织相继建立后,活动场所也随之建造。最先是在1854年,由共济会中国北方支部出资在南京路建造第一所大楼。1861年又花费1.15万两银子在广东路建造第二所大楼(第一所已在1856年售出)。共济会因会员的增多,已有的大楼不甚宽敞,北方支部、皇家索塞克斯支部和多斯加支部联合投资在外滩黄浦公园对面建造新的大楼。大楼在186573日奠下基石,1867927日落成。包括购地费用在内,花费4万两银子。大楼外观朴实粗壮,颇具气度。楼高三层,踏过大楼正中三级台阶,由左右二石梯分道而上,即进入二楼前两侧的阳台。阳台下有两扇临街的大门,为进入铺面而设。由阳台则可进入二楼和三楼。楼内设有共济会各支部的办事处。二楼和三楼中还设置图书室、阅览室、会客室、餐厅、酒吧间和弹子房。餐厅也常作为西人聚会、宴请之所。楼中的这些设施,除办事处外,其余以后大多由共济会俱乐部租用。

  共济会俱乐部,名称为Masonic Club,正式建立于1882年,只有加入共济会的人才能申请成为俱乐部正式会员。未建立前,外滩已有上海总会的存在,因共济会的性质和总会大致相似,故被人称为新总会。它的中国名称是规矩堂,是出于英驻沪领事麦特赫斯特的建议。又有称它为拜经堂的,191819日,此楼发生火灾,焚去顶上洋房三间。

  随着共济会及俱乐部成员再度增多,规矩堂无法满足要求,于是开始扩建计划。扩建由建筑师克累斯太和约翰生负责,约在1907年到1908年间动工。首先将后半部分夷为平地并重建,完工后再对前半部分作同样处理。(另有记载说,新的大楼仅是旧建筑的部分增设)。191011月完成新楼建造。建筑费及其添置家具共花去13万两银子。大楼面貌大为改观,楼前原来的引楼和阳台已荡然无存。底层较稳重而略显呆泄,往上平实和精致相织,顶部另一番特色,繁华的气息通过精雕细塑时时透出。楼高四层,楼内设有众多的会议室。楼内大厅也常出租为其他社会活动提供场所,因其拥有最优良的设施而备受欢迎。二楼整层由共济会俱乐部租用,设非常良好的图书室、弹子房等,常由大楼的北侧一门进出,底层用作办公之处。三楼还设立一些住宿房。1923年,大楼正面又作了新的增改。这幢原坐落在今外滩黄浦公园对面的大楼,约上世纪四十年代中被拆除。原址成为不久前新建的半岛酒店一部分。

(小扬摘自《新民晚报》作者吴志伟)

2013-03-21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