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涵春”的药是苦是香(附图)
 

药是苦的,但在某种特定的时候,针对的又是某一特定对象,比如当一个患者或他全家满世界遍寻某种药不着,突然在某个药店找到时,那份狂喜劲儿我们闭上眼睛也能想象出。显然,对他们来说,此时此刻,这药就是全世界最“甜美”的东西了。

百年老店童涵春堂就是一个不时会给寻药人带来狂喜劲儿的地方。

童涵春与蔡同德、胡庆余、雷允上,曾被誉为上海国药业中著名的四大户。童涵春号创建于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创办人是生于世代经商之家的童善长。童氏原在南市外咸瓜街开设恒泰药行,当时有一家开设在小东门瓮城地段,即后来的方浜中路23号的竺涵春药号,眼看药店生意一日比一日箫条,失去信心的老板再也无心经营。这一情况为童善长获知后,他意识到竺涵春所处地理位置较之恒泰药行更为有利,人来车往,极富生气,日后应该是大有发展余地的。就凭着这一判断,童善长当机立断出资将竺涵春盘了下来。易了主的竺涵春当然不再姓竺而改姓童了,那干脆就叫童涵春吧。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童涵春确实是一位不乏战略眼光的药业商人。由于药店毗邻黄浦江,往来于江上的渔民们有个小病小灾的,就近将船在岸边一泊,到童春春溜一圈,花几个小钱,就可以将药抓回来了。药店卖主和气,不诳人,药也不贵,加之一吃就灵验的人还真不少,童涵春的影响和声誉很快就借着江风传开了。风传两岸,于是出入童涵春的除了浦西市民外,更多了不少浦东农家人。

童善长给童涵春的经营开了一个好头。足可让他欣慰的是,他去世后,以后的几任经理没敢懈怠,也是尽心经营。到了1897年前后,童涵春堂已经从当时竺涵春的一开间门面,发展到了三开间五进深门面的大店,店员也从原来的几个人增加到了上百人。到了1932年,全年营业额达60余万银元,存货有4万余银元,还在市区购置了不少房产。加之一些童氏股东将盈利所得分别在南京开设童恒春,在苏州开设童葆春,在常熟开设童仁春,在青浦开设童天和等药店,烘托之下,上海的童涵春堂更是名声大振、誉传遐迩。

毫无疑问,对一家药号的声誉来说,关键还是看它的“镇山之宝”----药品本身有无长处。可以说,童涵春堂从童善长起始,以后几任经理都牢牢抓住了这一根本。所史料记载,童涵春堂除了卖药外,还另设工场,精制饮片,搜罗验方,博采众方,遵古法制。在选料上,如党参采用西潞党,白芍采用东白芍,杜仲采用神字仲,银花采用密银花,珍珠采用老港魁濂珠,冰片采用三甲梅片等都不厌其烦。不少品种如淮山药、北沙参、广玉金、川贝母等,进货时都由专人亲自挑选,力求精益求精。除此之外,童涵春堂还设有刀房、原货房、细货房、格斗房、拣药房、胶房、料房、打杂房、腊壳房、酒房、膏药房、印刷房等等,各房分工负责把关,且相互制约,如果购进的原药材不符合标准,原货房可以拒收;刀房切片不符合规格,格斗房可以要求返工;料房认为丸散膏丹配料不合格,打杂房可以拒绝配合……这些都显示了童涵春堂在经营管理上的先进理念。

正是有了上述这一切,童涵春堂制出的药也就与众不同。

比如,说起人参再造丸,“老上海”们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此丸由人参等药品加工精制而成,具有香、糯、甜等特色,有祛风活血增强体力之功效。童涵春堂所产的驴皮膏,一些“老上海”至今赞叹有声。笔者曾在毗邻小东门的小南门居住过七年,曾听那里一些老人说起过,童涵春堂所产驴皮膏,清香不荤而受人喜爱;祛风活络酒、白玫瑰酒,芳香四溢,功效显著而广受顾客青睐。

还值得一提的是童涵春堂刀房师傅的技艺。现在生意场所讲究的包装往往掺杂有虚假的成分,而童涵春堂刀房师傅的技艺则是名副其实的真正实在的准包装。老人们说,刀房师傅能把一粒蚕豆般大小、治咳化痰的制半夏,切成薄似蝉翼、色白如玉的透明亮光的一百多片,它们被人称为“童薄片”。将这样的薄片放在书页上,丝毫不影响你透过它阅读后面的文字。除了“童薄片”,童涵春堂刀房师傅还可以将玄胡、玉金切成如金片等特技,为时人叹为观止。在今天看来,这些刀房师傅无疑已具有微雕艺术家的艺术潜质了。

“老上海”们同样记得的是,每年到了旧历六月,走过童涵春堂门口,总会闻到一股很好闻香味,诱得你舌根生津,食欲顿生。

原来这正是童涵春堂在每年的这个时候制作淡豆豉。制作淡豆豉需经过水浸、蒸熟、发酵、日晒、清炒等过程,待发出浓郁的特殊香味时,才能上柜供应。制胆星在切成方块时,边缘留有胆囊皱皮,色泽青黄,远近客商(包括海外客商)以此作为识别童涵春堂成品的标记。

前文说过,在童涵春堂的事业发展中,几任经理都是功不可没。在此过程中,有些留下了一星半点的资料,有的则由于各种原因已付诸阙如,在今天能找到资料中,有几位经理的故事确实值得讲述。第四任经理童绳霞即是其中之一。

据资料记载,童绳霞在任时,曾另开元亨木行自置大型帆船数艘,并雇用多名水手,往返于上海和南洋群岛之间运输木材,出海时顺便带去童涵春堂精制饮片及丸散膏丹等,在当地销售,颇受人们欢迎。追溯起来,这便是童涵春堂在东南亚各国外销的滥觞。其中如淡附片、玄胡索、广金玉、花槟榔、淡苁蓉、制首乌等药都具有传统特色,深受侨胞欢迎,销售逐渐由港澳地区和东南亚一带扩大到日本、欧洲、美洲。

不过到了童涵春堂第六任经理童广甫手中时,童涵春堂却出现了意想不到的变故。

童广甫于1919年上任。在他任职后期,由于利用企业资金私自经营投机买卖失败,债务紧逼,股东责难,不得已于1932年将童涵春堂出盘,改为童涵春堂兴记,从此由童氏独资开设的药店,变为有其他股东投资的合伙组织。但尽管如此,其经营特色与商品信誉仍一如其往,对整个营业状况没有什么影响。

当然,童涵春堂在发展过程中,也遇有跌宕起伏,其中最大的一次冲击便发生在1937年。是年“八一三”抗战爆发,南市沦陷,童涵春堂被迫停业。但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童涵春堂第八任经理孙以康还是作出了一个大动作,那就是将法租界、即后来的延安东路493号货栈经理一番装修后继续营业。因这里地处市中心,商店林立,交通发达,又毗邻大世界游乐场,再加之此时各地避难的人们纷纷逃入租界,市场也就出现畸形繁荣的景象,这样的景象自然也带动了童涵春堂的业务销量,盈利日渐上升。

抗战胜利以后,形势有了好转,到了1947年,南市小东门童涵春堂经过一番准备,重新开张营业。从此两家童涵春堂兀立东南与西北,互为呼应,名声越加显赫起来。据一些老人讲述,那时童涵春堂店堂里挂有“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以及“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等金字字牌。这样的字牌显示的就是店家的诚信,所谓诚信招客,客满天下。更难得的是,当时著名外科医师顾筱岩,伤科名医石筱山和妇科专家陈筱宝等人为人看病时,开出方子后,都关照对方到童涵春堂去配药。这一方面鉴于童涵春堂药的质量可靠,二来就是童涵春堂能做到诚信待客。

童涵春堂的继续变化是在解放以后出现的。先是1956年,全行业实行了公私合营;1958年,童涵春堂南号从原方浜中路23号迁至小东门人民路1号新址营业,北号也根据业务发展需要,不断更新扩大店面。“文革”时期,南北两家童涵春堂一家易名“人民药品商店”,一家易名“解放药店”。这样的店名给人的感觉,仿佛凡与“人民”无涉的人,既不得“解放”,也不得用药。那药都是给“解放”了的“人民”享用的。

童涵春堂老字号店招的“拨乱反正”发生在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1988年,根据旅游事业迅速发展的需要,在南市老城厢又增设了老城隍庙童涵春堂国药公司。到达今天,三家童涵春堂在上海已然已形成鼎立之势。此后更在此基础上在浦东新区、莘庄、真如、等地增设了分店和连锁店,使童涵春堂成为上海规模最大的驰名海内外的大型中药店。

走进童涵春堂,扑面而来的是一股刺鼻的药香,但随着这药香一起注入身心的,还有浓浓的温馨。

(陆其国)

 

2013-05-06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