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青年会杨树浦女工夜校:红色青春 撒播火种
 

旧上海曾有“银行金饭碗、邮局银饭碗、电车公司铜饭碗、纱厂铁饭碗”的说法,但在纱厂林立的杨树浦,这个铁饭碗决计是不好端的。占据纱厂绝对多数的女工不仅社会地位低下,生活也充满艰辛坎坷,寒冬腊月能有一套薄棉衣来御寒已经算是好的了。白水煮菜皮、咸菜萝卜干是她们的“看家菜”,12小时不间断的工厂劳作耗尽了她们最后一丝气力,读书识字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上班途中的棉纱厂女工

动荡的局势和疾苦的生活给杨树浦的女工们关上了一道门,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又给她们打开了一扇窗。“要进行反帝反封建的国民革命,一定要把工人阶级发动和组织起来,而要把工人组织起来,首先要对工人进行文化之提高和政治之宣传。”19244月,在上海的中共中央工会运动委员会负责人邓中夏为发展上海工人运动,发出创办平民学校,提高工人政治觉悟和文化素质的倡议。随即,党通过自办或派遣党员教师等形式,在沪东地区办起了10多所平民夜校。杨树浦女工夜校就是其中之一。

邓中夏,中国共产党早期杰出的工人运动领导人之一。

为女工点亮前进明灯

1928年春,基督教上海女青年会与中国最早的社会服务机构沪东公社在杨树浦路1509号合作创办了杨树浦平民学校(其址现为杭州路第一小学南校)。1930年,学校改称女青年会杨树浦女工夜校。

女青年会杨树浦女工夜校旧址

这所夜校初办时只有两个班级,50多人,后来逐渐扩大为初级、中级、高级、特级四个班。一般而言,从初级班到高级班需学习3年时间,读完高级班就相当于小学毕业,如要继续学习就升入特级班。夜校的学生主要来自于同兴二厂、怡和、大纯、永安一厂等纱厂的青年女工,学校不收学费只收少量书费。为了配合女工们的工作节奏,夜校在早上7点和晚上7点各开设2小时课程。

女工夜校旧址。现为杭州路第一小学南校(沈勇摄于2011年)

党组织也十分重视这块夜校阵地,选派了徐佩玲(原名徐瑞珍)、张恒、邓洁(又名林淑华)、丁宁等党员任专职教师。夜校还得到国内外进步力量的支持与关怀,常有女青年会方面的外国友人来访。工部局华人教育处负责人陈鹤琴、国难教育社陶行知、麦伦中学校长沈体兰、鲁迅夫人许广平、邹韬奋夫人沈粹缜都来校参加过活动。在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的影响、支持下,这所女工夜校成为了劳工运动和培养抗日救亡女干部的摇篮。

女工夜校的党员教师

杨树浦女工夜校的党员教师们用心教学,甚至不计报酬。譬如教师邓洁因从广州来沪不久,为了让女工学生听懂她的课,努力学习国语和上海话,课后深入工人居住区进行家访,了解女工生活现状,还义务为沪东公社的小学生讲课。

女青年会杨树浦女工夜校教师邓洁

另一位教师徐佩玲,解放后曾任上海总工会女工部副部长、公私合营启新纺织厂厂长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6岁时母亲双目失明,父亲亡故后,11岁的她不得不辍学进英美烟厂当童工。尽管她拼死拼活地做,三个幼小的妹妹还是饿死了两个。幸运的是,16岁时获得了女青年会浦东女工夜校读书的机会,她不顾工作后的疲劳,每天坚持去读书。在党员教师徐明清引领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4年,党派徐佩玲到杨树浦女工夜校任教,工人出身的她深受女工学生的信任,很快就在学生中发展了任秀棠、顾连英、刘贞等党员。

徐佩玲(右)与其老师徐明清(中)合影

女青年会作为国际性宗教团体,依托其举办的杨树浦女工夜校开展党的工作是极其有利的。一方面不易引起当局注意,另一方面也能得到国内外进步力量的有力支持,但随着越来越多的知名进步人士出入夜校,也引起了不少波澜。比如沪东公社金牧师(沪东中学校长)就曾向女青年会劳工部干事、夜校负责人张淑义告状:“女工夜校教的歌都是‘打倒!打倒!’,过分激烈、很危险。”金牧师强调:一者杨树浦地区日本人多,夜校对面就是日商明华糖厂(1950改为上海化工厂);二者基督教教义是反对暴力的。张淑义则反诘:“那没有什么,耶稣不也用鞭子打过魔鬼吗?”

上海化工厂大门,原日商明治制糖株式会社开办的明华糖厂旧址。

女工夜校的课内外教学

杨树浦女工夜校起初采用商务印书馆出版的小学课本,之后改用无锡的民众教育课本。最后,专门聘请叶圣陶、俞庆棠等组成教材编写委员会,编写了《女工读本》6册,深受女工欢迎。初级班以扫盲为主,主要教授语文、常识、算术,高、特级班还组织学习《大众哲学》《政治经济》等进步读物。此外,教师们在讲课中还常插入讲故事,从而使学生知道了苏联和社会主义制度,知道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让女工们在黑暗中看到了光明、看到了希望。

女工夜校旧址。现为杭州路第一小学南校(王哲摄于2020年)

夜校除上课外,还通过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充实教学内容。夜校每周末组织“工友团”(后改为“友光团”),内容有演讲、辩论、讲故事、讲新闻、演剧、唱歌,编辑出版《友光通讯》等。当时不少著名的文艺界人士,如吕骥、孟波、麦新、刘良模、郑君里、崔嵬、安娥等都曾到夜校教女工唱歌、排戏、作报告。学生们或者学唱《新女性》《自由神》《义勇军进行曲》等进步歌曲,或者根据自己的疾苦生活编写了《工人自叹》《活不下去》《我们过着奴隶的生活》等歌曲,或者排演《放下你的鞭子》《两升米》《往哪里去》等戏剧。此外,还组织学生们开展“啥人养活啥人”等认识问题大讨论,参观虹桥、昆山等地农村,体察农民疾苦。这些歌曲、戏剧、讨论、参观内容贴近工人现实生活,反映她们的思想感情和生存况味,引起了女工们的强烈共鸣。通过校内外学习,女工们渐渐开阔了眼界,不仅提高了文化水平,而且更加关心时事政治。

女青年会杨树浦女工夜校部分学生重访学校旧址

女工投身革命热潮

一二九运动爆发后,抗日救亡运动遍及社会各界。杨树浦女工夜校的师生也奋起投身其中,不论是在国际劳动节、九一八等各项重大纪念活动中,还是在声援绥远抗战以及抗议迫害七君子的斗争中,她们都不畏艰险、冲锋在前,尤其是在193611月的上海日商纱厂大罢工中表现更为突出。这次的罢工之火首先在沪东点燃,杨树浦女工夜校的师生在党的领导下,深入到沪东各日商纱厂联络工人姐妹们参加罢工斗争,并对罢工工人的家属做细致的解说和热情的救济工作。为了扩大罢工范围,夜校师生还积极争取中学联、救国会、中资纱厂工人等方面的支援。张淑义拿出了一笔救济金,教师丁宁还去救国会章乃器、胡子婴家取来救济米票,然后由全校师生挨家挨户将救济金和米票分送到罢工工人家属手中,鼓励罢工工人坚持斗争。在此期间,女工学生刘贞、周惠芳还代表工人去国民党市政府当局交涉,提出具体罢工要求。

 

     刘贞                           周惠芳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杨树浦女工夜校的师生有的来到街头巷尾进行宣传募捐,有的前往难民收容所、伤兵医院等处参与慰问、救护工作。为了支持前方抗战,党组织动员女工夜校的师生参加劳动妇女战地服务团,第一批中有任秀棠,第二批中有任惠珍、周惠芳和谈英等。同时,还有部分师生参加了抗日游击队和新四军,如教师徐佩玲的妹妹徐佩珍加入了江南抗日义勇军,并为之牺牲。

夜校女工为战士赶制衣服

由沪东女工夜校师生组成的妇女战地服务团

随着全面抗战的深入,杨树浦女工夜校的故事渐渐落下帷幕。工人夜校作为民主革命时期党在国民党统治区开展群众工作的一个重要社会组织,将文化教育与政治教育密切结合,寓政治于文娱体育活动之中,既解决了工人自身对识文断字学文化的迫切追求,又在潜移默化中,启发工人阶级的觉悟,传播马克思主义真理和救亡图存的爱国主义思想。工人夜校也成为一大批工人走上革命道路的起点,使党在工人阶级中的群众基础日益巩固和发展。

参考资料:

徐佩玲:《回顾杨树浦女工夜校》

丁宁:《回忆在女青年会女工夜校的活动》

刘贞:《回顾女青年会杨树浦女工夜校》

邓洁:《女青年会杨树浦女工夜校回顾》

《播种育人战斗——沪东地下党领导的工人夜校(1924.5——1949.5)》,19964

《上海工运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79

《杨浦革命史迹》,上海远东出版社,20016

《穿越百年时空的档案记忆——建党时期沪东党组织卓绝斗争史图片专辑》,20116

《往事为痕——上海市杨浦区遗址普查资料》,20126

(杨浦区档案馆 王哲)

2020-09-04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