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档案馆馆藏有关红军长征档案二则
 

上海市档案馆馆藏有关红军长征档案二则

编者按:今年是红军长征胜利七十周年,有关红军长征的档案资料乃是学界搜集整理研究的热点。上海市档案馆近期在馆藏档案中发现了十余件有关红军长征的档案资料,其中有上海法租界警务处收集的关于红军在四川、云南等地活动的情况摘要,有章乃器友人介绍红军情况的函件,有当时介绍红军长征事迹的出版物,如少年真理报1936年9月出版的《中国红军的铁流》①,手体印刷,西屏编;又如朱笠夫编著《第八路军红军时代的史实----二万五千里长征记第四种(从江西到陕北)》,1937年11月抗战出版社发行,本书汇集了亲历长征的红军回忆“抢桥”、署名幽谷(即董健吾)的文章“二万五千里长征纪程”等文章;朱戈《今日的红军》,是抗战开始后在国共合作环境下编成的文件与史料汇集,1937年11月出版,出版社不详;黄峰《第八路军行军记·长征时代》,1937年11月光明书局出版,本书包括长征结束后一些记者对陕北根据地的采访记实等;《西行漫画》,是从事党的文艺工作的阿英同志,将红军将士在长征途中创作的25幅漫画编辑出版,1938年上海风雨书屋印行。还有一枚红军长征十周年纪念章(1927-1937),也相当珍贵。现将馆藏的有关红军长征的档案选编整理,供研究党史参阅。编(译)者:曹胜梅、黎霞。

1.红军在四川、云南、贵州省的活动情况

1935年2月20日

四川方面得到的消息:在上周内,朱德率领的红军部队已进入云南东北部,其先遣部队2月16日已抵达云南和四川交界的长江北岸。

四川-西江(SiKang)前线的国民党守军,刘文辉率领的两个旅,已向四川西南的(Hweili)和(Tonyuan)开拔,企图阻止红军的前进。

徐向前率领的红四方面军继续向(Shensi)挺进,占领了近江苏边界的(Ningkiang)、(Mienhsien)和(Lieyang)地区。

根据(Liao Chen)旅长的报告(其部本已占领Wanyuan,后在红军强大的攻势下被迫撤离),红军会把(Wanyuan)市周边的整个地区都摧垮。

1935年5月1日

贵州----云南

朱德的红军部队继续向东南方向挺进,上周初(25日左右)已越过云南边界,到达离云南府约130公里处的(Kutsing)和(Chouyeh)。

尽管(Loliang)和(Sechung)的大部队已驻守在这一地区,云南府的民众还是充满了恐惧,运送外侨的特别列车已安置妥当。然而,红军前进所带给云南首府的危险似乎已摆脱,因为红军已在(Kutsing)高地改变了他们的行军方向,根据(Reuter)和其他通讯社的报道,他们目前正向四川南部进发。

美联社(United Press)在巴黎宣称,4月27日,(Rollin)部长宣布已在印度支那采取了严密的保护措施,共产党的军事行动目前对边境居民无任何危险。

在贵州驻守的国民党部队4月24日已重新占领(Chengfong),21日占领了(Chenning)和(Hingfen),23日占领了(Tzeun)和(Kweiling)。4月26日,国民党第23旅(Li Yun Chi)率部到达贵阳,立即投入前线战斗。

1935年5月22日  周刊(报)报告摘要

中国红军的活动

云南----四川

朱德部队向四川南部进发,5月15日,其先头部队到达(Si-chong)周边地区,并缴了当地武装的械。根据日本方面的消息,刘文辉部川籍24军团的部分(约1万名士兵)在此地区活动,将会与红军遭遇。在云南北边(Hweicheh)、(Wuting)和洛川(Lochuan)活动的由林彪和刘秉辉率领的后卫部队继续向四川南部撤退,上周双方在此进行了激烈战斗。

为了阻止红军的前进,蒋介石下令增派(Yang Shen)的三个旅(川军)去(Lai Pou)和(Pingshan),(Teng Hsiu Ting)总参谋长率领的川军和游击队目前正在(Chaokiao)聚集。

此外,(Hsieh Yo)率领的国民党一师和二师及湘军已于5月16日渡过长江,目前在(Hweili)周围,四川和(Si-kang)的增援部队已到达(Sichong),如同(Hweili)的目标,云南籍部队在金沙江一带安营扎寨,防止红军重返云南。

坐落于云南府西北面128公里处的元谋已被国民党第二军团及云南籍的第三军团从红军手中夺回,该部属于第二步兵师,负责消灭共产党的部队。金沙江北岸的(四川西南)现已被刘文辉部的川籍24军团重新占领。

1935年5月29日

云南----贵州

云南省和贵州省现在可能已被红军…。5月21日,蒋介石离开云南府前往贵阳,22日抵达重庆,26日抵达成都,亲自督战(指挥与红军的战斗)。贵州专区区长(Chu Ping Tse)被判7年监禁,因为他不作任何抵抗即将城市拱手让与共产党。

1935年6月5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陆军整理处夏高阳致章乃器函。

乃翁赐鉴:锦帆一片计程想已安抵海上矣。遥睇文星,徒切依恋。数日以来,国门又呈多事之象,倭寇跋扈,诛求无厌,令人发指,而朱毛已越大渡河天堑,经富林、汉源场而入泸定,先锋已陷康定。沿途无大激战。揆其目的似在略取康东,待机反攻。川北徐向前股已经由理番、□公屯南下,会同之势已□,其主力似仍控制北川、茂、泸,并分兵北抵松藩,南迫彭、□、广源,威胁成都。一般判断此方目的在于牵制国军,使毛朱得以从容整理,至相当时期,齐一步调,猛扑川西,图开拓广大赤区,进而赤化我西北,战局发展殊堪注目也。康中藏番杂糅,苟赤匪民族政策运用适宜,博得藏番之同情,民国危机得进入于新的阶段。惟官军跟踪甚急,蒋委长尤切注意,已由赣抽调三师集中兰州待命,大局谅可无妨矣。陈处长已由川来鄂,最近将赴庐山主持训练团,高或将随往。(下略)拉杂上陈,顺颂大祈。

晚夏高阳敬上。六月五日。

1935年7月3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行营陆军整理处夏高阳致章乃器函。

乃翁赐鉴:久未通候 ,弥增渴想。高于上月调庐山训练团工作,旋以华北告警,训练团奉令停办,遄回武昌。现军委会在四川峨眉山办理军训,派陈处长前往负责,高亦随即赴川,此函到达时,高已在西行途中矣。(下略)

川省匪情是这样:赤匪已到达他理想的地区,所不须要急激发展,正在整顿内部。进剿军方面,也需要补充修养,因此剿务表面呈暂时的凝固状态,大概秋凉之际始得开始猛烈的接战;红军游击战争,至此已告一段落。

浙鄂川边贺龙萧克股极活跃,我四一师师长被俘;川陕边徐海东等股活动亦猛烈,人数在万五千左右,冀图以兰州为目标,造成赤匪与伪中央苏区于畸角。我二六军长萧之楚受伤,赣南闽西处最近估计,尚召散匪六万,唯战斗力不强;浙鄂边徐彦刚股因我十余师进剿, 召西窜与萧贺同股势 ;川西北方面,赤军人数约在十二万以上,因此政治工作甚好,夷民藏番对之颇表好感,亦值得注意!此所处地区,悬崖绝壁可以减少飞机的作用,可以以小的兵力牵制我大的兵力,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是其优点,惟农产物不多,在发展生产方面,必须耗去大部分精力,人口亦欠稠,都是弱点。至于群众方面,因四川民众惨受军阀荼毒,使他们更易获得同情和拥护,此次在川康一带,沿途召民团反水加入,可为明证。

近来,先生文章更多,文笔更健,甚喜。

入川所见,倘有报告的价值,当为先生函陈。匆匆敬颂箸安!

晚夏高阳叩。七.三.

四川峨眉山军官训练团团本部

注释:①该书收录2篇文章,一篇是“红军西征指导者之一”西屏所写的“中国红军的铁流”,后一篇是李璜于1935年8月15日共产国际第七次世界代表大会上的报告“红军西征是怎么胜利的呢”。这本小册子较为少见。当时参加长征的红军领导者中只有陈云到了莫斯科,化名为“史平”,后以“施平”名义发表文章《英勇的西征》,西屏可能为陈云的别名。1949年6月上海群众图书公司发行的《红军长征随军见闻录》,其最初版本是1935年8月陈云以“廉臣”之名作的《随军西行见闻录》,书中假托一个被红军俘虏的国民党军医之口,叙述了1934年10月中央红军由江西出发,行至川康交界之天全、芦山,历时八个月、途经六省、行程12000里的传奇经历。该书于1936年3、4月间发表于中共在巴黎主办的《全民月刊》和巴黎《救国时报》上,同年在莫斯科出版单行本,很快便流传到中国,是最早向世界介绍红军长征的书籍。1949年6月上海群众图书公司改为《红军长征随军见闻录》出版。

2008-06-11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