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周祥生与祥生出租汽车公司之五
 

祥生公司生意好了,成了出租汽车大王,有人就不服,有一次,出租汽车行业的老板聚会,不知谁出的主意,说大家现在不妨试试,打自己汽车公司电话叫车,看看哪家公司的车先到,结果还是祥生公司的车第一个驶到。但是出于同行妒忌,仍经常有人捣蛋,搞破坏,祥生公司的车多次被人敲碎玻璃,甚至父亲被人扔大粪的事情也有发生,目的就是搞垮你,同行是冤家嘛。父亲为了自保,花钱托关系,到租界参加了特别巡捕,可以穿警察制服,挂手枪,进行训练,想以此吓唬那些别有用心的人。特别巡捕是义务的,没有工资,连制服都要自己出钱。当然也有很多特别巡捕,来自有地位的家庭出生,为了出风头……

有一个特别巡捕的父亲是当时的军阀,家中花园里还有两辆旧的装甲车。一二八淞沪抗战时,我的父亲爱国热情高涨,竟然向这个特别巡捕,要来了这两辆坏装甲车,修好后,亲自驾驶装甲车,开到宝山,送给19路军抗日,因为父亲穿着巡捕制服,得以穿过租界的封锁线,但第二次就被人拦住了。据说盘问他的人就是黄伯樵,黄伯樵觉得我父亲的爱国热情可嘉。所以反而十分赏识我父亲,后来祥生汽车能开进火车站的特许,也是黄局长批准的。

民族实业家都很爱国,父亲爱国的例子也很多,五卅运动中,学生遭到租界巡捕逮捕时,祥生出租汽车就开来帮助学生逃离,免得他们遭遇不测。八一三淞沪抗战爆发后,祥生公司办不下去,父亲就将汽车半送半卖给国民党军队作军需用,共计四次。父亲说,汽车是军需物资,铁路到不了的地方,汽车都能开到,日本人来了,一定会征用汽车作为军用,与其以后被日本人拿去打中国人,不如现在送去给抗日政府打日本人。就因为这样,上海沦陷后,日本人盯上他,要他出山做事,有时候打电话来“问候”,实际上是监视,父亲根本不为所动。抗战结束后,国民党上海市政府公用局发过文件表彰他的爱国举动,你写的那本书上用过。这张照片,大概是你们档案馆珍藏的吧。

我父亲能屈能伸,能上能下。抗战后期,由于公司业务停顿,父亲歇在家里,生活也陷于困难。我家里人很多,为了维持生计,父亲就在亚尔培路219弄(就是现在的陕西南路63弄)堂口摆摊头卖粢饭、豆腐浆。当时常有客人认出我父亲周祥生来,表示同情或遗憾。我父亲不以为然:国有国难,家有家难……

 

2012-10-30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