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周祥生与祥生出租汽车公司之七
 

这里要说到我的叔叔周三元,他是父亲从乡下带出来的,到上海后,也进入祥生公司工作,父亲一直把他视作自家人,协助管理公司业务。父亲回家乡避难时,公司业务交由周三元负责。这时父亲提出辞职,根本没有想到董事会予以批准,而提出的总经理候选人,就是自己的弟弟周三元,而更想不到的,是弟弟竟然一口答应。这样兄弟两人就闹翻了,除了过年过节的礼节应酬,很长时间不相往来,连我们小辈之间也不来往。父亲将祥生公司的股份全部卖出,只象征性地留了一股,记得父亲说过,“我至少还是股东,我还可以参加董事会听听,我睁大了眼睛看看他们的结局”。

父亲擅长广告宣传,请来一些滑稽演员在自己的“祥生电台”里说唱,那些演员唱到后来,往往忘记4000060000的区别,帮倒忙介绍祥生汽车公司,父亲火冒三丈,向他们解释清楚,以后在祥生电台里,只做“祥生交通公司”的广告,决不再做“祥生汽车公司”的广告了。1949年初,叔叔周三元以酬谢创办人为名,送了四辆崭新的有空调的雪佛兰汽车给父亲,表示对父亲的歉意。自此以后,他们兄弟和好如初,相互之间又开始走动了。直到祥生汽车公司公私合营,我父亲还帮了很多忙。

解放后,60000号解散了,钱庄、电台、轮船公司、饭店都关了。父亲从香港回来,那时候,靠变卖祥生饭店的生财过日子。父亲兴趣广泛,喜欢古董瓷器、字画摆件。有时间了,于是经常出入一些拍卖行、古玩铺。看中的东西就买几样,后来自己还开了一家寄卖商店,名叫“华商行”。打算晚年时,既可以谋生,又可以自娱自乐。当时也有一家“祥生寄卖行”,是人家借用祥生饭店77088的电话分机和店面,取名“祥生”。其实这个祥生不是我父亲开的。

最后父亲因为年老体弱,退休回家。因为名气太大,文革时吃了许多苦头,里弄里罚他打扫阴沟,他还是认认真真地特意去买了钳子、铅桶。每天起早摸黑,打扫弄堂挖阴沟。当然也少不了挂牌子游街。从原来的14号,被赶到32号的小亭子间,一个人住。

我父亲很想得开,他对我说:“你的阿娘生我出来时,我也是光着身子出来的。所有的东西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最后发现大便黑色,得了胃癌,还是医生摸出来的。进一步拍片,已经鸡蛋这么大了。我的同学,中山医院外科名医,看了我拿去的片子,建议免得人财两空,不要开刀了。说实话,即使要开刀,我们这么多子女也没有人负担得了。

我姑姑要他住到陕西南路222弄她家去。我去看他,父亲要我陪他去“红房子”吃一次西餐,我扶着他走不多远,气接不上了,在修鞋摊借个小凳子,坐上一会再走。到了红房子,叫了两个菜,看着我吃。他一点也吃不下去了。这便是我忘不了的最后的午餐。

父亲周祥生享年虚龄80岁。1974212日辞世于上海。

〔整理者系上海市档案馆研究馆员〕

2012-11-01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