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初期的一场“银元之战”
 

 

64年前,上海刚解放不久,便发生了影响颇为深远的重大事件—取缔银元投机市场,查封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这便是在上海现代史中常提到的“银元之战”,但是在以往的诸多表述中,都将此作为上海市人民政府被动反击。事实上,此役实为上海市人民政府在中共中央领导下组织的一次出色的进攻战。

上海证券物品交易所开业时情景

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正门

原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

证券大楼充斥上海街头的银元贩子

听候处理的银元犯

五楼145号中和证券号登记员点包银元

被收缴的一部分黄金、银元和美钞

被查获的一家地下钱庄

被判处死刑的伪造人民币犯

抓获证券大楼中破坏金融的一伙罪犯

当时颁布的取缔投机的执行办法其一

当时颁布的取缔投机的执行办法其二

人民币在新解放地区使用的制度制定

194942,中国人民解放军在《第三野战军后勤供给部关于京沪杭战役供给工作的指示》的有关“经费与制度问题”中明确要求“部队进入江南一律使用人民币(华中币作辅币)……使新区货币市场统一,确立我人民币之阵地与巩固我人民币之信用。”⑴由此可以看出早在人民解放军发动渡江战役之前,已将“确立我人民币之阵地与巩固我人民币之信用”提高到相当的高度,予以贯彻执行。

随后,在同年510-11日,华东军区司令员陈毅、上海政务接管委员会主任周林又作了《关于入城后各方面政策问题》的发言,在其中“货币政策”方面强调:“伪金圆券可能在我们进入上海前全部垮台,但须取一切办法尽可能迅速的使人民币与华中币成为合法的独占市场的本位币,要迅速使金圆券非法与无效。若金圆券已不用了,那主要的敌人即为银元,要在一定时期内停止银元在市场上流通,这尚须根据具体情况研究决定。现在新解放的城市,均感到筹码少的困难,银元投机之风甚盛,影响物价,影响市民与工人生活,故可先发给工人半个月的工资。这须有明确的阶级观点,照顾工人阶级的生活。我们要在政治、经济、阶级观点上来解决财政问题,而不是单纯着眼于财政开支。”⑵从上述讲话中不难看出,此时已将“须取一切办法尽可能迅速的使人民币与华中币成为合法的独占市场的本位币”,提高到战略的层面。如果说,国民党政权是政治上、国民党军队是军事上的敌人的话,那么,金圆券、银元就是经济上的敌人,而后者已成为主要的敌人。正如讲话中所指出的:“若金圆券已不用了,那主要的敌人即为银元,要在一定时期内停止银元在市场上流通,这尚须根据具体情况研究决定。”同时在讲话中,已清醒地意识到:“现在新解放的城市,均感到筹码少的困难,银元投机之风甚盛,影响物价,影响市民与工人生活。”随着上海的解放,此事迅速被付诸于行动。

人民币在上海使用与遇到的困难

1949527,上海解放。同日,上海市军事管制委员会宣告成立。第二天,上海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同日,市军管会公安部接管了旧警察局,宣布废除旧警察局,62日成立市人民政府公安局。上海市人民政府并未因此而沾沾自喜,沉湎于盲目乐观之中。而是清醒地关注着时局和市场的变化,并紧锣密鼓地在第一时间拟定和出台了相关的对策。1949530日上海市军管会颁布由主任陈毅和副主任所粟裕分别署名的布告,严禁伪造解放区各种货币。62日,上海市军管会财政经济接管委员会又发布“关于公营事业收款一律用我人民币的通告。”这是新生的人民政府动用政权的力量,为人民币占领市场造势开道。63日又由华东军区公布了“华东区外汇管理暂行办法”。严禁外币在市场上流通,一律由人民银行挂牌收兑。194964日华东财委拟定了《华东财委打击银元的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全文如下:“上海解放后,金圆券基本上已打垮并已肃清,银元成为我们货币斗争上主要敌人,目前上海市场上银元是实际的本位币,人民币只是辅币。市上流通的人民币,总额不会超过20亿,但由于它不是唯一流通的手段和支付手段,而完全浮在市上。近日来银元暴涨一倍,形成以人民币不能买到整批的货物,这样严重的影响生产恢复和市场繁荣,产业家和中小市民,都对银元投机者不满。因此我们决定对银元采取彻底打击的方针,完全放弃中小城市过去所实行的银元市场管理的办法,我们的办法是:一、报纸、座谈会及群众报上公布,我们对银元的态度(6月开始),进行思想动员,警告投机者。二、集中3500万银元,乘高价在黑市上抛出,二三天内逐渐压低银元价格。三、然后京、沪、杭、芜各大中小城市全面禁止银元流通。四、禁令公布后群众军警立即全面出动,镇压银元贩子,对银元大投机家,择一给以严厉的处分。五、银元举行折实存款并收兑银元。六、贸易处抛售各种实物(油盐、粮煤和工业品)吸收人民币,但又适当收购工业品,使物价不致过分下跌,仍能稳歩上升,以上办法请各地仔细研究周密布置,严密配合坚决执行,使我们能够彻底将银元打入地下,人民币成为唯一的本位币。宣布禁用时期,临时电告你们。有何意见请速告。”⑶从中不难看出华东财委,清醒地看到形势的严峻,虽然:“上海解放后,金圆券基本上已打垮并已肃清,”但由于:“目前上海市场上银元是实际的本位币,人民币只是辅币。……但由于它不是唯一流通的手段和支付手段,而完全浮在市上。近日来银元暴涨一倍,……这样严重的影响生产恢复和市场繁荣”,因而更加明确了:“银元成为我们货币斗争上主要敌人……因此我们决定对银元采取彻底打击的方针,完全放弃中小城市过去所实行的银元市场管理的办法,”

紧接着65日,上海市委又拟定了《上海市委禁止银元在市场流通办法》(以下简称《办法》)。内容如下:“一、上海于528日,宣布人民币为解放区统一流通之合法货币,并收兑伪币后,迄今人民币流到市场的数额约计20亿(兑换3亿5千万,工资借支9亿,收购5亿,部队使用及外区流入至少有2亿)。但由于市场大批买品,基本上仍是通过银元黄金,人民币只是喊价,只能购买小额货物,实际成为银元的辅币。群众不存多的人民币,或先买银元再买东西,因之银元猛涨,严重影响人民币信用,及其周转速度。二、最近公营企业发出每人预借工资3000元后,银元即开始上涨。3日自720元左右,昨日突然涨1100元左右,高于京、锡、杭、芜诸地。正常的金融周转无法恢复,产业界和小市民都感到莫大痛苦。为克服此种现象,首先使人民币成为真正的本位币,并发挥其机能,我们决定采取严厉打击银元方针,宣布禁止银元在市场流通,但允许银元至银行兑换人民币票,其步骤与办法如下:1.经通报纸及座谈会方式宣告我们对银元的态度。2.抛出银元(我们约有500万元),三四天内把银元价格不断压低到600元上下,然后在京、沪、杭地区同时宣布禁用银元(希望武汉亦采取共同行动)。动员上海群众及军警来全面取缔银元贩子活动,公安局主要选择一二个最大的银元投机家,给以最严厉的处分(如逮捕及没收)。3.人民银行所管辖和领导下的各银行,一面收兑银元,一面举办折实存款,以解除小市民对纸币的顾虑。4.贸易处出售米、煤、盐、油,并抛出人民币吸收工业品吧,以解决工厂资金困难,并使工业品缓慢上涨(收进时同时也抛出一部使人民币和物资结合)。5.对失业工人及贫民进行必要的救济工作(详另报)。三、禁止银元流通政策公布后,估计一方面银元将与物价脱离关系,人民币将要比较迅速占领市场,成为本位币。但另方面亦可能有一部分银元偷流到蒋区及香港及一部分将窖藏冻结。但此种害处对我们是比较小的,最好我们自今日起在《解放日报》上发表以《扰乱金融操纵银元的投机者赶快觉悟》为题的社论,正式动员工人、学生开展宣传运动,从各方面调查最大的银元投机者。拟经过三四天的动员宣传后,再行行动。中央对此问题有何指示。盼速示。”⑷其中,也特别强调了“使人民币成为真正的本位币,并发挥其机能”并“决定采取严厉打击银元方针,宣布禁止银元在市场流通,但允许银元至银行兑换人民币票”。

中共中央对华东财委和上海市委所拟定的两个《办法》,迅速于68日作出《关于打击银元使人民币占领阵地的指示》,(以下简称《指示》)全文如下:“华东局、上海市委、南京市委并告谭政、陶铸、华中局、西北局、华北局、东北局:一、华东财委64日电及上海市委65日电均悉。上海市场收兑金圆券仅用人民券4亿即已兑完。上海市场流通的主要通货不是金圆券而是银元,此种情况乃是在平津解放及我军渡江后金圆券迅速崩溃,南京政府完全垮台之下造成的。又据谭政、陶铸2日电,武汉银元亦甚猖獗。这样在我们新解放区的金融上面就发生了新的情况:甲、金圆券不大自倒,因此在金融上我们所遇到的敌人,已不是软弱的金圆券,而是强硬的银元。乙、过江以前,解放战争一般是先解放乡村包围大、中城市,然后解放之。这样在金融贸易上人民币就先在乡村生了根;城市一解放,我币占领市场,恢复城乡交流,都是比较容易的(如沈阳、平津)。过江以后,情形就不同了;我们先占城市,后占乡村,而城乡均是银元市场,乡村非但不能帮助城市推行我币,而且增加了我币推行的困难。

上述两点所产生的结果是:沪、汉两地银元占领着市场,人民币不易挤进去。估计将来解放长沙、广州等城市时,亦会有相同情况。因此中央同意上海市委5日电及华东财委4日电所提出的打击银元使人民币占领阵地的六项办法。(另电转发各地)二、但这一斗争不是容易的,比对金圆券斗争困难得多,斗争可能延长得很久,这是我们必须认识的。因此,除政治手段外,还须陆续采取许多经济步骤。我们除同意上海市委及华东财委所提的六项办法外,尚有下列各点,请加研究,并提出意见:甲、明令铁路交通事业及市政公用事业,一律收人民币。乙、税收一律征收人民币。另外请考虑是否可预征若干税款。丙、以地方为单位,首先是上海,酌发实物公债。但应避免向工厂商店普遍摊派公债。丁、像平津一样通令各私人银行查验资金。戊、开放各解放区之间的汇兑,其目的是以老区比较坚强之货币阵地来支持南方新区货币阵地。通汇之后,原来物价较低的老区可能因此物价上涨。但如果沪、汉地区我币不能占领市场,在大军南进,发行更多的情况下,沪、汉及南方高涨之物价会促起老区更猛烈的物价上涨。此点亦请华中、西北、东北加以考虑,提出意见。”在《指示》中首先强调了两点,其一:南京政府完全垮台后金圆券迅速崩溃,“上海市场流通的主要通货不是金圆券而是银元……因此在金融上我们所遇到的敌人,已不是软弱的金圆券,而是强硬的银元;”其二:渡江前后的解放区(新老解放区)明显不同,前者“一般是先解放乡村包围大、中城市,然后解放之。”后者“我们先占城市,后占乡村,而城乡均是银元市场。”鉴于上述情况,中共中央除同意华东财委和上海市委分别拟定的《办法》外,还拟出台“预征若干税款”、“酌发(地方)实物公债”和“开放各解放区之间的汇兑”,同时要求各老区关注由此带来的负面影响。《指示》还特别提醒“但这一斗争不是容易的,比对金圆券斗争困难得多,斗争可能延长得很久,这是我们必须认识的。因此,除政治手段外,还须陆续采取许多经济步骤”。⑸

与此同时,上海银元的价格从刚解放时的每枚折合人民币650元,开始飙升,“六月二日以来的一个星期,银元从六百六十元涨到一千八百余元;黄金(每两)从三万九千一百元涨到十一万元”。到68日晚,更是已涨到2000元以上。在证交所内外,乃至上海市区的街头街头巷尾,到处可见银元贩子的叫卖声。虽然上海解放的第二天,市军管会就宣布人民币为“统一流通之合法货币。”但银元投机商非但没有收敛,且愈加猖獗。银元投机猛烈地刺激了上涨,老百姓的生活必需品如大米、面粉、食油的价格均在几天内上涨了23倍,致使工薪阶层的生活受到严重影响;另一方面,也严重损害了人民币的信誉和权威,阻碍着人民币进入市场。进而影响新社会的稳定和新生人民政权的巩固。

解决办法----扑灭上海银元市场

通过“从各方面调查最大的银元投机者”后,最终确认坐落于上海汉口路422号的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是旧上海金融投机的大本营。在上海解放的第二天,证交所的一些字号就打着经营证券的幌子,进行金银外币的投机贩卖活动。在金融投机商的操纵下,上海证交所通过自身拥有的几百台电话与遍布在全市各个角落的据点,联系、操纵、指挥着全市的金银外币的比价和买卖。上海市人民政府在决定对其进行致命一击之前,在货币储备及物资保障供应方面,也作了充分的准备,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是也。19496月,华东财委会关于对上海银元市场采取坚决斗争的电报,全文如下:“康、郭、方并傅、曹⑹:一、华东局决定对上海银元采取坚决的斗争,动员全党力量扑灭上海银元市场。不如此,人民币在江南地区即无法生根,一切生产建设俱遭极大困难。二、华东区行存徐州300万银元务须于一星期运到上海,请山东迅速派十几个干部到徐州去帮助运送,并请华支⑺负责调动火车保证定期到达上海,打击银元斗争现在就等这批银元,到上海即开始。三、请傅、曹用大力组织大批煤炭到上海应急需。”⑻一切准备就绪。

随后,中共中央华东局、中共上海市委、上海市军管会、上海市人民政府于69日晚举行联席会议,会议决定并报请中央批准,于610日上午查封金融投机的大本营----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

1949610,《解放日报》以头版头条位置全文刊登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军区司令部以命令方式发布自即日起实施的《华东区金银管理暂行办法》,该命令分别由司令员陈毅、政治委员饶漱石、副司令员粟裕、副政治委员谭震林共同署名。《办法》共13条,其中第三条:“除经政府批准特许出境者外,严禁一切金银带出解放区;在解放区内允许人民储存,并允许向人民银行按牌价兑换人民券;但不得用以计价行使流通与私相买卖”;第九条:“凡违犯本办法第三、四、六、七、八各条之规定者,依下列规定处理之:一、在本区内携带金银而无合法证件或以金银计价行使者,由中国人民银行按牌价贬低百分之十五至三十收兑之;二、证明确系走私资敌者全部没收;其情节重大者除没收其金银外,不一扰乱金融论处。在口岸缉私线上查获者,以走私论。三、私相买卖者分别情况予以贬价兑换或没收其一部或全部之处分。如属屡犯或情节重大者,除全部没收外,并科以一至三倍之罚金。四、投机操纵金银买卖致市场物价波动、影响民主者,除没收全部财产外,并按情节轻重,处以三年以上十五年以下之徒刑。凡违反本条规定各项,由县以上各级人民政府处理之。”第十三条:“本办法自公布之日起,在华东区内施行。以前华东区内各地所颁有关金银法令,即行废止。”

据当时报载:1949610日上午10时,“上海市公安局奉军管会命令,会同市警卫旅及军管会、财管会。金融处等有关部门,由李士英局长、刘德胜副旅长、刘春芳参谋长、赵帛科长等,率领便衣警察和警卫部队,分五组出动,到汉口路证交大楼取缔银元投机市场。先由各组长分别到各楼宣布停止卖卖,不准随便外出,也不准向外打电话,同时说明来此目的主要是逮捕违法贩卖银元、破坏金融的投机奸徒。随后按组分别从一层楼到八层楼进行登记与审查。登记时每个人的财物都要经过本人当场自动点清,签字封包,上面写姓名、地址与钱数,然后排列成队,按名进行盘问。据统计当天仅在证券大楼进行非法交易者为数达千余人,交易的货物主要有银元、铜元、黄金、美钞。其中情节较轻的300余人无条件释放,财物发还。同时将违法贩卖银元、破坏金融的投机奸徒238人扣押。仅黄浦公安分局共捕到包括永兴金号的经理陈瑞堂、国泰金号经理厉荣业、邬延康、万泰永烟号代理经理杭元恒、天裕实业公司经理金用葆及以下职员一百三十余人,并查获:“银元三千七百八十八元,赤金八十一两,美钞二千七百廿元,股票一亿七千三百八十五万六千零二股”。此外,新成区公安分局在主要交通路上抓到银元贩子百余人;老闸区公安分局抓到八十余人,查获银元七百余。12日,将他们押解地方法院,依法审讯。与此同时,黄浦、老闸、新成等公安分局分别出动公安人员分头取缔各区的银元投机市场,并拘捕了8名重大的投机犯罪分子,还对400名从事小额贩卖的人集中进行批评教育,免于查处。”⑼此后,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由华东警卫旅长期驻扎。⑽通过此次行动,基本上取缔了银元投机活动,当日,“银元价格已下跌七八百元”,“已由二千元跌至一千二百元。”确立了人民币的通货地位,上海物价也获得了暂时的稳定,这是一次成功的歼灭战。

是役,收缴了大量的金银珠宝及其他财物。至于这批查没财物的去向,则鲜为人知。笔者日前查到了相关的档案。其中包括了一份《清理证交大楼财物报告(1950523日)》(以下简称《报告》),有意思的是,该报告将证券大楼写成证交大楼。

《报告》简述了当时查封证券大楼的情况: 1949610日,为打击投机奸商,检查证交大楼,逮捕了捣乱金融投机犯238名,业经分批处罚。《报告》着重记录了对当时查没证券大楼财物的情况:“证交大楼当时是金钞、银元投机的大本营。当天,受检查的投机分子计有壹仟数百余名,事后并彻查该大楼的全部投进字号,将用以进行投机的资金财物,全部予以清点。由于人数既众,房间又多,那时,虽然以每一房间或每一个人为单位记录各人的所有财物,还是显得零乱。”《报告》还记录了这批财物的处理、安置及变更情况:(这批财物)“后来在(中国人民银行)上海分行整理包装,分别以记录,装成五十余只木箱,放在上海分行库房。19497月,沪地水灾,浸入库房,五十余只木箱均被浸湿。于是搬到区行重新整理,所有每箱、每包上的记录都模糊不清、无法辨别,乃重行清理,以财物种类分别暂行处理拨交有关机构。二、证交大楼的全部财物,除由现住该大楼的警总留用家俱什物等外,公安局亦曾接管一部分,不知其详细情形。本处清点的详列如下,盖已暂行处理。(1)黄金(包括饰金)二八五六件,毛重三六三八市两八二五,合纯金三五一八市两六三六。(2)美钞六二,七六九元。(3)港币一,三0四元。(4)美金角子六0元六角八分。(5)英镑二镑。(6)澳镑一镑。(7)银元三九,七四七枚。(8)银角四七一0角。(9)人民币一五,四五九,三七一元。以上均已缴入公库。(10)各种首饰共计四五七件。(11)各种银饰毛重八四二市两六钱。(12)杂洋、铜元、镍币、铝币等一一八二五枚。(13)各种废纸币若干张。以上均暂由公库部保管。(14)棉布、棉织品、绸缎、呢绒、呢帽、颜料、肥皂等均已拨交上海市贸易总公司估价人民币三五,五三0,七00元,已缴入公库。(15)各种西药均已拨交发行分处医务应用。(16)各种股票暂由上海分行信托部保管。(18)对金牌、试金石、天平称、戥子及墨水、墨汁、热水瓶、白报纸、棉被3、毛毯等均拨交区行秘书处应用。(19)衣服、鞋子、帽子及其他什件分别由区行工作队领去作工作上化装便服应用及拨交劳军总会、救济会、新安旅行团等机构作为劳军救济之用。(20)手表、挂表一四0只及小台钟一只,共计一四一只。钢笔、铅笔、原子笔计二五九枝,温度计一支共计二六0枝。除拨交国外贸总表一0七只,及笔二00枝外,余表三四只及笔五七枝均由各同志购去计款人民币四九万元,已缴入公库部。拨交国外贸总的表及笔款未曾交来,已去函催收。(21)望远镜八只,照相机八只除工作队领用照相机一只外,余移交国外贸总,款未交来,已去函催收。(三)、以上清点各种财物,暂处理已如上述。目前尚待解决的下面几个问题,拟具处理意见如后:(1)所有证交大楼全部财产均应视作用以进行投机的资金、财物,予以没收。(2)所有暂已缴入公库的黄金、美钞等,可正式转入库款。(3)拨交国外贸总表、笔、照相机、望远镜等款,应估计折成人民币缴入公库。(4)暂由公库部保管各种首饰等件,目前出售不易,故仍由公库部暂行保管。(5)拨交发行分处的西药,可估价作成人民币,缴入公库。(6)各种股票,因目前并无公开市场,可暂由上海分行信托部保管,并一律过入上海分行信托部户,以便将来股票上市时可公开交易。(7)稀版银元、纸币等拨交文物保管委员会。(8)其已拨交工作队及秘书处、劳军总会、救济会、新安旅行团等机构的各种物件,不再作价。以上所拟是否有当,请核示。”⑾

其中,对钱币类的财物专门列了一份清单的内容包括纸币、银币及古钱币三项内容,此外,还包括外国银币13枚。此后,华东军政委员会文化部文物处文物在验收了上述钱币之后,于1950623日,出具收条一纸,收条全文如下:“兹收到  上海军事管制委员会金融处移交本处稀见银币叁拾叁件,纸币陆拾陆件,古钱弍拾伍件及细目清单壹份,经照单点收,无误。华东军政委员会文化部文物处点收人王稼冬  一九五〇年六月二十三日 ”⑿

 该收条至少透露出两条信息:其一为当时作为查封上海证券交易所大楼的主要执行者上海市公安局等单位,对当时收缴的钱币类财物异常重视;其二,从文物处出具的清单,可以清楚地说明当时这些银币均被视为稀见银币,经过仔细筛选,而从当时成千上万枚银币中单列出来的。根据当时记载,据日后统计,这次行动在证交大楼共抄没黄金3642两、银元39747枚、美钞62769元、港币1304元,人民币15459371元,其它各种囤积商品折合人民币35530700元及美式手枪2支。⒀

注释:

⑴、上海市档案馆编《上海解放·续编》,上海三联书店,19995月,第241页。

⑵同⑴,第266页。

⑶同⑴、第404--405页。

⑷同⑴、第405--406.

⑸同⑴、第403--404页。

⑹、康即康生,解放战争时期任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山东省人民政府主席。郭即郭化若。方即方毅。傅即傅秋涛,19495月任中共山东分局第一副书记。

⑺、华支:华东支前司令部。

⑻⑼同⑴、第417页。

⑽⒀、夏东元主编《二十世纪上海大博览》,文汇出版社,1995年,第635

⑾⑿、上海市档案馆藏   档案

(杨天亮)

2013-09-11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