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中寻找光明
 

临青学校里的那些故事

1919年五四运动后,中国一批先进知识分子掀起了“到民间去”的热潮,他们兴办义务学校,开展平民教育。中国共产党诞生后,更致力于工人运动,到工人中办学校,团结教育职工,培养积极分子,由此诞生了许多“平民学校”,而位于沪东地区临青路上的“临青学校”就是其中的代表之一。临青学校是一所特殊的学校,它是在国家危难之际,由部分优秀共产党员领导创办的。

临青学校旧址

临青学校部分校友在旧址前的合影,中间一位为第四任校长钟韵明

1927年“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屠杀了成千上万的共产党人和革命群众,邓劼刚、严镜余、任崇高等一批地下党员奉命疏散到上海,在中共沪东区委代理书记邓锦珊的支持和帮助下,租借了临青路临青坊(今临青路11610号)内的一幢民房,以创办临青学校做掩护,开始了一场新的战斗。

现临青坊 今临青路临青坊116弄10号(沈勇摄)

现临青坊样貌 (徐小萌/摄)      今临青路11610号(沈勇/摄)

创办学校首先面临的是资金问题,为解决办学经费,全校教职员工群策群力、艰苦奋斗。一方面利用各自的社会关系找进步人士募捐。邓劼刚校长曾在上海川盐银行经理李先生家做过家庭教师,他设法争取到了李先生的资助,其他教师也利用自己的社会关系得到了一些进步人士的支援。另一方面学校提倡勤俭办学。教职员工不拿工资,只享受学校提供的食宿,生活十分艰苦,但他们却毫无怨言。学校里的黑板、课桌椅都由师生一起动手油漆,每学期招生广告都由师生上街张贴,凡是自己能做的事情决不花钱雇人做。

临青学校的教职员工除了要克服经济上的困难外,尤其艰难的是要对付险恶的政治环境。对于这所革命学校,国民党当局从未放松过监视,经常派特务、巡捕、“包打听”来干扰,甚至公开来检查,妄图找到借以封校的证据。为了减少敌人对学校的骚扰,学校请了几位进步的社会知名人士出面支持办校,成立了校董会。中国现代著名教育家、思想家陶行知先生任名誉董事长,上海著名律师李伯申先生任义务法律顾问。

陶行知

著名教育家、思想家陶行知

临青学校按照陶行知先生“生活即教育、社会即学校”“教学合一”理念,一面给学生、青年工人上文化课,一面将文化教育和国难教育相结合,让学生明白救国的真理,锻炼成为抗日救国的战士,成为革命事业接班人。学校的四任校长都是共产党员,老师大部分是党的地下工作者,半数以上都读过大学,文化水平较高,有人曾当过教师,还具有教数学、英语、音乐的专业水平。

当时,临青学校讲授的课本都是全国统一使用的课本,但临青人“旧瓶装新酒”,注以新观念、新内容。不论是语文、数学、历史、地理等课程都和国难、抗日结合起来,向学生宣传爱国主义思想。

每周一早上的周会,老校长都要讲述国难形势。有一次,任崇高校长在讲话前,把一幅方桌大小的“毒蚕侵华图”挂在黑板上,绿色的桑叶形似我国的地图。他将毒蚕的身子引在桑叶的东北部,两只毛刺的爪子已觊觎着桑叶北部,凶恶的头部张开了血盆似的大口,马上就要吞噬中、南、西部的桑叶,他一边讲一边流泪,“同学们,桑叶就如同我们的祖国,祖国就是我们的母亲!毒蚕就是我们东邻的日本强盗,它的野心就是吃掉全中国!我们要拿起刀枪,把日本鬼子杀死,保卫我们的母亲呀!”说到这里,他难过得泣不成声,全场的同学也随之哭了起来,内心激愤的同时也燃起了为革命而战的火苗。

为拓展学生的知识面,临青学校开展了丰富的活动。举办课外阅读活动,学校里有个小图书馆,里面有《革命文豪高尔基》《我的童年》《呐喊》《表》《小草》等书目,都是学生喜爱的书籍。那时,生活书店出版了一本《狱中写给弟弟的十封信》,讲述的是东三省人民如何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其中一个故事讲的是吉林省一个中学生,看了一本抗联的书就被关进监狱,如果不投降,就被狼狗咬死;他父亲是教师,因为上课时说东北是中国的地方,结果被日寇活活打死……孩子们听完这些故事,心中不由地激起对日寇的仇恨,也更加坚定了抗日救国的决心。

1935年春,临青学校推行陶行知先生创导的“小先生”制,挑选了10多位活动能力强的学生当“小先生”,每天放学后深入附近居民区教群众读书识字,广受欢迎。“小先生”活动不仅使五六百个读不起书的儿童和成人得到了识字的机会,同时也受到了抗日救亡教育。

此外,学校也注重课堂外的学习。每逢周日和假日,老师会带领学生参观博物馆、鱼市场、大世界,游览南京路,参观哈同花园……学校还成立了学生自治会,各班派代表参加,自己管理自己;办壁报,每周出版《学习园地》;开展演讲、辩论比赛,一学期比赛一次,以抗日为主题,不仅锻炼口才,也提高抗日的觉悟;成立孩子抗日歌咏队,由音乐老师讲课、教歌,每月对外演出几次,表演曲目有《枪口对外》、《大路歌》、《太行山上》、《五月的鲜花》等30多首救亡歌曲;建立孩子演剧队,在钟韵明担任校长期间,演剧队排演了儿童独幕剧《抓汉奸》、《仁丹胡子》、《最后一课》、《放下你的鞭子》等到市区演出。

1936年成立的临青学校孩子歌咏队

1936年成立的临青学校孩子歌咏队

点点微光终成理想之火

临青学校里这支来自工人子弟,年龄最小8岁、最大也不过15岁的孩子们组成的歌咏队用稚嫩的声音进行着另一种形式的抗争,后来逐渐发展成为闻名全国的“孩子剧团”。

157孩子剧团演出《乐园进行曲》 

孩子剧团演出儿童话剧《乐园进行曲》

这些孩子家境都十分贫困,在党的教育启发下,使他们懂得国难家仇和家境贫困的根由,他们在校刻苦学习文化知识,同时积极排演抗日歌曲。其中,《大刀进行曲》作者麦新与音乐指导郭映艇一起,根据孩子们苦难的经历,为该队编写了一首名叫《流浪儿》的歌曲,歌词部分内容是:“我们是没家归的流浪儿,鬼子打去了我们的家……我们要在炮火下成长,团结起我们小力量,帮助大人打东洋”。配上劳动人民喜爱的莲花落调,在街头演唱,深受群众的欢迎。在抗日救亡高潮期间,救国会创办的《救亡情报》上经常登载“临青的救亡歌声”。

1937年春,临青学校组织全体师生,并邀请部分救国会成员参加春游活动,他们乘船到吴淞口的滨海公园,以联欢活动形式,进行抗日宣传。孩子歌咏队在联欢会上,演唱了很多爱国救亡歌曲,吸引了众多游客观看。同年4月,四川省遭受严重旱灾,歌咏队赴上海南市地区的蓬莱大戏院,参加募捐救灾义演。

孩子剧团

邓颖超与剧团成员孩子们合影

1937813后,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上海,临青学校的部分学生,陆续撤到设在市区恩派亚戏院的难民收容所。原孩子歌咏队成员,仍积极主动地在所内、街头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受到了群众的好评,同时也得到了党的重视和关心。193793日,以原临青学校孩子歌咏队成员为骨干,吸收部分流落在社会上的难童,组成了一支22人参加的“孩子剧团”。

159孩子剧团在1937年11月离上海前的留影 

193711月孩子剧团离开上海前的留影

1937年底,“孩子剧团”从上海出发,突破日寇封锁线,历经险阻,途径南通、郑州等地到达武汉,后又经长沙、贵阳等地辗转到达重庆,孩子们沿途以歌咏、戏剧、舞蹈等形式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在抗战期间,“孩子剧团”辗转于抗战大后方,为宣传抗日立下汗马功劳,曾受到周恩来、郭沫若的高度赞扬和大力支持,被茅盾誉为“抗日战争血泊里的一朵奇花”。

(1)孩子剧团活动路线图.tif

孩子剧团活动路线图

血雨腥风中,正是这些可爱的孩子们,通过他们一点一滴的微弱力量,最终汇聚成强大能量,在中国抗战戏剧史上谱写了光辉的一页。也正是在中国共产党的引导帮助下,“孩子剧团”的成员坚定革命理想信念,扣好了“人生中第一粒扣子”,为后来的中国少年们树立了良好榜样。

杨浦区档案馆 徐小萌

参考文献:

《杨浦文化志》,上海市杨浦区文化志编纂委员会

《杨浦革命史迹》,中共上海市杨浦区委党史办公室

《我的一个世纪》,钟韵明

2020-08-24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