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地下党在这所夜校中建立了党支部——集广义务夜校
 

1944年,上海处于侵华日军的血腥统治下,广大劳动人民的生活极端贫困,精神遭受摧残,他们的子女被剥夺了求学的机会。杨浦工厂中的工人大多为文盲,社会上还流散着大批失学失业的青少年。缉椝中学学生吴慕良(曙辉)、张善纪、端木群、周潮海、彭启明等主动站了出来,同情劳动人民没有文化的痛苦,决心办夜校义务扫盲。6月间,他们向长阳路寿品里100号私立集益社小学借了两间教室,办起了扫盲班,学生不用交学费,教师不拿报酬,取名集广义务夜校。

图一集广义务夜校教师周潮海.jpg 图二集广义务夜校教师彭启明.jpg

集广义务夜校教师周潮海、彭启明

集广义务学校旧址

集广义务夜校创办后,附近中小型工厂的工人和失学失业青少年非常高兴,一开始前来报名的就有80余名。尽管教师是缺乏教学经验的十几岁中学生,但学生们仍然学得很认真。青年工人们一下班就不顾疲倦地赶到夜校上课,从不轻易缺课。不多久,师生之间建立起了真挚的友谊,相互支持,相互信任。在学员们勤奋好学的精神感染下,办学的青年教师更坚定了信心。可是日本宪兵队竟连这样一个扫盲识字班也不放过,连续两次到夜校“查询”,险恶的环境迫使夜校搬迁到惠民路小学继续上课,直到抗日战争取得胜利。

图四集广义务夜校徽章.jpg     图五集广义务夜校招牌.jpg

集广义务夜校徽章                集广义务夜校招牌

1945年秋,集广义务夜校又借了缉椝中学的教室继续办夜校。校舍条件不仅显著改善,师资队伍更是得到有效扩充,像复旦大学的学生和缉椝中学的几位老师也来夜校兼课。他们是中共地下党员,在工人学员们中传播革命道理,常给学员们作时事报告,并指导夜校师生如何团结群众开展活动。有的教师在夜校全体师生大会上介绍六二三要和平、反内战大游行的情况,以及上海各界代表去南京请愿被国民党政府军警打伤的事件,揭露了国民党假民主、真内战的面目,夜校师生深受教育。从此夜校改变了单纯的教书识字局面。

夜校在各个班级相继成立了学生自治会,师生们满怀革命热情,传阅进步报刊杂志和小说,有《文汇报》《时代日报》《民主》《文萃》《展望》《世界知识》《西行漫记》《母亲》《童年》《在人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大家共同学习《大众哲学》《唯物辩证法》《论联合政府》等革命理论书,并组织讨论,谈阅读心得。课余,教师们教唱进步歌曲,如《团结就是力量》《你是灯塔》《茶馆小调》《古怪歌》等。教师们不仅在校中组织集体观看进步电影,而且组织学生编排演小话剧、活话剧,如《血与肉》《死亡哀歌》等,发出对社会不平的怒吼声,启发了师生的革命激情。春秋两季,夜校组织旅行团、观光团,寓教育于活动之中。

夜校频繁的活动,引起了缉椝中学校方的疑惧,多次向夜校提出限制活动的要求,只准在教室内上文化课,不许在校内开展政治性活动。夜校师生难以接受这种无理要求,教师们经过反复酝酿,决定自力更生解决校舍问题。1946年暑假发起募捐活动。全校师生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教师带头捐献,有的把自己心爱的书籍卖掉,有的把手头的订婚戒指捐出,也有的把自己劳动的微薄收入捐出。同学们也各尽所能,正泰、大陆橡胶厂和颐中、中华烟草厂的工人同学捐献最多,总共募得金银首饰、钱款等时值约15两黄金,就用这笔钱顶下了(即买租赁权)昆明路宝昌里7号一幢石库门房子,作为夜校课外活动基地,部分班级迁到那里上课。

图六集广义务夜校成立三周年校庆演出(1947年7月).jpg

19477月,集广义务夜校成立三周年校庆演出

1947年夏天,提篮桥警察局先后两次来宝昌里突击搜查夜校,搜去一些进步书报及一架教学用的幻灯机,并将教师吴慕亮、张善纪、端木群带到警察局“查询”。事情发生后,由缉椝中学校长出面,通过在警察局工作的缉椝中学老校友关系将他们保释出来。此后,吴慕良、张善纪决心去找共产党,他们终于找到了美商上海电力公司(简称“上电”)地下党员吴世绅,19476月由吴世绅介绍,他们参加了中共地下党。不久端木群和两名学生骨干也加入中国共产党。194711月集广义务夜校中建立了党支部,隶属“上电”党组织领导。为安全起见,夜校又设法另找校舍。1948年初,夜校发动了第二次募捐,将募捐所得连同出让宝昌里7号房子所得,在通北路底姚家桥租用空地,自行建成7间砖木结构的简易教室。新校舍虽然简陋,但终究是全体师生共同辛勤奋斗的产物,倍感亲切。为了掩护夜校内党的活动,白天在新校舍办起了“思益小学”,夜校改名为“一四七民众夜校”,并在国民党教育局备了案。

图七昆明路宝昌里7号现址为虹口区消防救援支队.jpg

昆明路宝昌里7号现址为虹口区消防救援支队

图八通北路底姚家桥现址为东银茗苑1.jpg

通北路底姚家桥现址为东银茗苑

夜校党支部在校中把课堂教学与时事分析、斗争形势和社会发生的事件结合起来。如以工人群众关心的物价飞涨,美国倾销战后剩余物资进行经济掠夺,以及美国水兵在上海的横行霸道等事实,揭露国民党政府独裁和美帝国主义侵略本质,激发师生阶级仇、民族恨,进一步提高工人的阶级觉悟。

夜校党支部积极开展多样化的适合青年工人特点的活动,把校内教育与校外活动结合起来。1948年组织师生参加了同济大学一二九学生运动,还去交大参加五四反美营火晚会。师生们从沪东徒步走到沪西,往返几十公里不但不叫疲劳,反而倍增了斗志。王孝和事件发生后,学校请“上电”工人来校讲国民党政府镇压工人运动的事实经过。在党员的带领下,组织各有关工厂的同学研究发动群众对付国民党控制的黄色工会策略。夜校学生在工厂里团结工人一起跟黄色工会展开发年奖斗争。有的团结工厂工人甩掉黄色工会,召开工人大会把国民党特务哄出厂外。大陆橡胶厂工会改选时,就利用合法形式夺取了工会领导权。上海解放前夕,同学们一面积极参加各工厂的护厂斗争,一面为配合解放军进城做准备,他们开展社会调查,收集资料,为解放军绘制社情地图。英联船厂和公兴机器厂的同学积极参加厂里人民保安队,并协助解放军收缴厂里及附近一带残余国民党军队的枪械,还向居民宣传中国共产党的城市政策。

夜校党支部在斗争中不断壮大,到新中国成立前夕,共发展了49名党员,12名“工协”会员,学生来源涉及20多个单位和部门。新中国成立之初输送了一批干部去华东军政大学、华东公安学校以及西南工作队,以后又输送一批骨干进机关参加新政权建设。

夜校在政府关怀下又重新回到缉椝中学(新中国成立后改名市东中学)继续办学,易名为五十六工校,姚家桥校舍无偿地交给纺织工会子弟小学。

图九1916年由聂缉椝捐地公共租界工部局创办聂中丞华童公学,现为上海市东中学.JPG

1916年由聂缉捐地,公共租界工部局创办聂中丞华童公学,

现为上海市东中学。

参考资料:

《集广义务夜校》周潮海、彭启明,19964

《上海工运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79
《杨浦区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512
《杨浦革命史迹》,上海远东出版社,20016
《往事为痕——上海市杨浦区遗址普查资料》,20126
《中国共产党杨浦(沪东)史1921-1949》,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16

(杨浦区档案馆 沈勇)

2020-12-01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