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库门里的星星火种: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
 

抗日战争胜利后,上海基督教女青年会女工夜校得到迅速恢复和发展。1946年,上海女青年会利用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全国协会劳工部下拨的办学经费买下榆林路783弄东晋城里16号至18号两幢楼的租赁权,并以此为校舍,开办了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这所夜校教育培养了一批女工学生走上革命道路,并成长为建设新中国的骨干力量。

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旧址(榆林路783弄东晋城里16号和18号)

榆林路783弄东晋城里弄口

夜校校舍是两幢一楼一底并列的石库门房子。一幢底层前间是低级班教室,楼上前楼是中级班教室,亭子间是教师办公室。另一幢底层前间白天是托儿所,晚上作为夜校校友班教室,楼上前楼是高级班教室,亭子间是教师宿舍。全校学生大约300人左右,主要是周围工厂的女工,如永安一厂、申新五厂、申新六厂、五和织造厂、老怡和纱厂、新怡和纱厂、卷烟厂等等。

上班途中的棉纱厂女工

夜校学制为3年,设复式教学3个班,即低级班(一、二年级)、中级班(三、四年级)、高级班(五、六年级),另外还有一个校友班。低级班与中级班学语文、算术两门,高级班增设政治、历史、地理、自然、常识等课程,三年全部读完就相当于小学毕业。每位教师负责一个班级的各课教学,根据女工的工作节奏,分为单、双日上课,如遇上夜班,就在第二天早晨为女工补课。

传播真理 点燃希望

中国共产党历来重视女工夜校的工作,一些共产党员积极参加夜校教学工作。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亦是如此,学校负责人周琦,专职教师王志芳、聂梅励都是地下党员,另一名专职教师徐淑贞也倾向进步。在周琦的带领下,教师们深入女工家中和工厂进行走访,深深感到女工学生的求学不易。她们不仅工作辛苦,一干就是12个小时,家中生活也普遍贫困,但她们的求知欲很强,能刻苦学习。如有的女工下了夜班,连早饭都没吃,就赶来补课;有的女工累得眼皮都睁不开,就用手使劲擦擦眼睛,提起精神坚持听课。女工学生的勤奋好学,以及对知识的如饥似渴感动了每一位教师,教师们也以更大的热情、更强的正义感、更加负责的态度,全身心投入到女工教育事业中。

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教师徐淑贞(左一)、聂梅励(左三)与友人合影

课堂内,党员教师们除了教授叶圣陶、俞庆棠等编写的6册《女工读本》外,还结合课本内容向女工学生讲革命真理、讲时事形势、讲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历史,让女工学生在提高文化知识的同时,增强思想觉悟,种下共产主义的星星火种。

课后,学校组织学生成立“友光团”,培养学生的社会活动能力。教师们积极辅导女工学生唱歌、跳舞和演戏,唱的歌有《团结就是力量》《山上荒地是什么人来开》《你这个坏东西》《茶馆小调》《山那边呀好地方》等;舞蹈有“农作舞”“新疆舞”“西藏舞”“秧歌舞”等,还有自编自排自演的短剧等。每逢国际妇女节、国际劳动节,夜校就举行较大规模的演出,内容大多为师生集体创作的反映工农大众苦难生活、表现工人阶级坚强意志和斗争决心的短剧,如《失业》《花棉袄》《更生嫂》等。1947年国际妇女节,“友光团”以“妇女与社会”为主题展开大讨论,并从英美新闻部门、苏联领事馆等处借到各国妇女生活的图片和电影,在学校展出、展映。多姿多彩的课外活动既愉悦了女工劳累的身心,又鼓舞了她们的斗志,许多女工就是从看演出开始,了解夜校进而入校学习的。党组织也有计划地在学生中发展共产党员,并通过这些党的种子在工厂里建立党组织。

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旧址现为在建项目

师生齐心 巧斗敌特

1948年下半年,国民党反动统治岌岌可危,对内更加残酷地镇压人民群众。7月底一个炎热的星期六晚上,学校内有40多位女工学生,正在二楼中级班教室专心听经济学专家邝老师讲物价飞涨和生活指数问题。这天女青年会劳工部干事王知津也在这里。突然楼下闯进了三个便衣特务,来势汹汹,声称要找张琪华老师。话音未落,特务便守住了前、后门,其中一人直冲楼上。

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旧址旧照(榆林路783弄东晋城里16号和18号)

在这紧急关头,同学们都很镇静,听从王知津安排,迅速地将张琪华掩护在听课的学生之中,大家镇定自若地继续听邝老师讲课。王知津、周琦两位夜校负责人,将上楼的特务引到亭子间办公室辩论。周琦对特务大声地说:“这里都是女工学生,你是哪里来的,晚上闯到女工夜校来吵什么?”同时,在楼下的徐淑贞与王志芳两位老师也故意和守在后门的特务大声吵了起来,暗示楼上,下面也有敌特监视,以引起楼上众人的警觉。趁着学校诸位老师与特务争吵之际,教室里的师生火速把张琪华转移到另一幢楼的亭子间内。徐淑贞、王志芳机灵地将楼下看守后门的敌特引进室内争吵,值此良机,张琪华在学生的掩护下从隔壁劳工托儿所后门安全离校。

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教师周琦

得知张琪华脱险的消息后,徐淑贞和王志芳一边与特务周旋,一边上楼。此时,特务坚持要到教室检查身份证,徐、王两位老师便对王知津、周琦使了个眼色,用强硬的口气说道:“他们要查就叫他们查好了!反正没有他们要找的人。”特务就是怕群众,真让查时,反而要老师们给学生打个招呼。周琦顶了回去,说:“这是你们要查,不是我们要查。”于是,特务走进教室要女工学生拿出身份证待查,学生们异口同声地回答:“大热天,我们没有拿身份证。”特务无可奈何,又到学校各处搜查了一遍,一无所获,只得悻悻地走了。夜校师生们团结镇静、紧密配合,成功挫败了敌特抓捕的阴谋。

19493月,中华基督教女青年会劳工部主任干事邓裕志出席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期间,毛泽东握着她的手说:“谢谢你们女工夜校掩护了我们不少同志。”邓裕志说:“惭愧,我们做得很少,只是出于爱国而搞女工夜校,当时也不懂得什么革命。”毛泽东鼓励道:“爱国就是革命嘛!”

194932443日,

中国妇女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平中南海怀仁堂召开。

随着国民党反动统治走到了穷途末路,当局下令将上海重要工厂迁至台湾和华南等地。为了保护人民财产,迎接上海解放,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夜校的女工学生与工友们一起开展反搬迁、反破坏和护厂等斗争。1949527日,上海解放。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在迎来解放、走向光明的欢呼声中完成了教书育人的历史使命。

中纺十二厂护厂队员

参考资料:

徐淑贞:《忆女青年会第五女工夜校》

《上海工运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79

《杨浦区志》,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512

《杨浦革命史迹》,上海远东出版社,20016

《往事为痕——上海市杨浦区遗址普查资料》,20126

《中国共产党杨浦(沪东)史1921-1949》,上海人民出版社,

20116

(杨浦区档案馆 王哲)

2020-12-01
 
 
网站地图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2016@上海市档案局 上海市档案馆 版权所
地址:上海市长宁区仙霞路326号 上海市档案馆 电话:021-62751700